首页 > 玄幻武侠 > 正文

棒与穴之歌

作者: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0-04-20

正文 棒与穴之歌 第一章 预言(元)棒与穴之歌第一章 预言(元)一个巨大火红的慧星划过齐国都城临滋的上空,留下一道如血鲜艳的印迹在天空久久不曾散去。城内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异象惊吓了,许多人纷纷跑到紧靠大海的东城沿海大街,一边眺望大海远处,一边议论纷纷。这时,在一处高台上,一位身着红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大声说道:「红星显现,厄运来临!」他醒目的穿着和洪亮的声音吸引了一部分民众的注意,渐渐地在台下聚焦了一群人。「光明神告诉我们,」他挥动了一下手中那本红色的书,「当天下大变,人类浩劫来临之际,光明神会降下红色彗星警示世人,唯有信我真神者才能超脱此次轮!」听到此话,人群中三位衣着华丽的年青公子相视一笑,白衣公子对蓝衣公子笑道:「你们齐国的治理真的散漫,像这种妖言惑众的言行居然会在国都出现,要是在我们秦国早就被抓到大牢了。「蓝衣公子微微一笑,说:「我们齐国位临大海,心胸也如同大海般宽广。「另一位着澹灰衣公子接过话说:「是啊,海纳川,有容乃大,所以齐国才是天下最富裕,人才最多的国家啊。「白衣公子脸色一沈,瞪了灰衣公子一眼,以不屑的口吻说:「姬轩,你一个小小郑国的质子,有什麽见识能评价天下形势!「姬轩也毫不相让,反击道:「哼,我是质子没错,但同为质子,大国与小国又有什麽别了?秦国的七王子嬴康大人!」「你……。」嬴康脸色一青,正欲反驳,却被蓝衣公子打断。「二位兄别争了,你们都是我齐国的客人,也是我姜小元的朋友,何必以口舌之争而伤了和气呢。」嬴康与姬轩互相瞪了一眼,不再说话,一齐把目光又转向了台上的红袍男子。此人还在大声宣教。「人类是一种贪婪、堕落的生灵,我们生而有罪,而我们却在罪恶中毫不知觉!毫不悔悟!」他挥舞着手臂,「当这种罪恶达到了一定程度,上天将会惩罚我们,古老的恶魔将会在沈睡中复活,它以我们的罪恶为食,最终要消灭我们所有的人。而唯有光明神能拯救我们,皈依光明神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我们信奉了光明神,衪就会临凡来救我们吗?」下面有人大声问道。红袍男面色凝重,语气中非常虔诚和坚决,「光明神乃至高之神,衪怎会降临人类这个肮脏堕落的世界。」听到下面一阵骚动,他又提高了语调,「但是,衪会派出一个使者临世,这个使者出生於刀与火之中,之後会经历血与水的重生,他会手持光明神剑,战胜复活的恶魔,拯救所有信奉光明神的灵魂!」红袍男越说越激动,声调也越来越高,「他就是预言中的王子,他的歌就是……。」「为什麽是王子,而不能是公?」一个清脆动耳的声音从人群中发出。红袍男非常恼怒有人打断了他的话,但这个表情只是一闪而过,待他看清打断他话的是站在人群中一个清秀的女孩後,更是一笑,「预言之中是王子,可不是什麽公,这是光明神的旨意。」那女孩哼了一声道:「光明神也重男轻女吗?你们这些神棍总是说什麽英雄都是男的,难道拯救世界就不能是女人吗?」红袍男脸色微微一变,本想喝止那女孩继续胡说,但人群中早有人冲那女孩嚷叫起来。「你一个小女孩懂什麽,快走开!」「竟敢对光明神不敬,你的灵魂已腐化不行了,快向光明神忏悔吧!」有人出言更是极为不堪。「哈哈!女人也想拯救世界?做梦吧,女人只能在家带孩子。」「什麽只能在家带孩子,还有一样,是给男人肏的,哈哈!」「小姑娘,你还是快些家,让你父母把你早点嫁了,你就知道为什麽女人不能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了。」「待你男人把你压在身下,肏得你说不出话来时,看你还是不是这麽想?哈哈哈!」一说到女人,人群中一些人就像打了兴奋剂一般,顿时热闹得炸开了?。那女孩羞得脸通红,急欲反驳,奈何周边人多声噪,她的声音都被掩盖得听不到一丝。在此时更有一相貌猥琐男人跳到她面前,一脸淫笑的把手伸向女孩,「小姑娘还没有让男人尝过吧,让小爷我来先试试。」周围又是产生一阵不怀好意的大笑。女孩大怒,侧身躲开那只脏手,顺手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那人脸上。那男人脸色乌黑,恼羞成怒,口中咒骂道:「臭娘们,敢打老子,看我不扒光你的衣服。」就在他正欲冲向女孩时,却发现後背被人拉住了,他愤怒的朝後一看,见是一个年青的蓝衣公子,後面还有一白一灰两位公子。见对方有三人,这男人顿时气焰降下了许多,但口中仍不装强硬说:「你们什麽人,少管老子闲事!「姜小元笑道:「老兄,大庭广众之下欺负一个女孩,算什麽好汉。「男人还欲说什麽,但看到对方气质不凡,顿时没了底气,只嚷嚷了几句,「好,你给我记着,老子下次再找你算帐。」说完便逃也似的钻入人群不见了。而周围的人群见没有热闹可看,也就一轰而散了,连那台上的红袍男子也都不见了。姜小元朝那女孩拱拱手说:「让姑娘受惊了!」哪知那女孩却没有领情的意思,反而哼了一声道:「你干吗要多管闲事,本姑娘正要好好教训那个人渣的,坏了本姑娘的好事。」姬轩心中不快,走上前说:「你这小女孩真是不知好歹,若非姜公子解救,你还不知该怎样了。」女孩朝姜小元眨了眨眼,笑道:「你姓姜?那是齐国的国姓哦。」姜小元摆摆手道:「我齐国姓姜的何其多也,岂只是王族之姓?」女孩又是轻声一笑,说:「若你真的姓姜,说不定我们还会见面哦。」说完转身便走。姜小元也不多说,静静的看着女孩的离去。「三王子,」嬴康拍了拍姜小元的肩,笑道:「莫非你是看上这个女孩了?」姜小元尴尬的一笑,「兄说笑了。」嬴康笑道:「三王子若真此意,小我一定把她给找出来。」姜小元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说道:「时候不早了,昨晚我们三个玩了一个通宵,我得赶快宫了,你们也都去休息吧。」嬴康与姬轩都点点头,三人便互相拱手告别。此时已是正午,姜小元不敢从正门入王宫,便悄悄的从後门进入。刚一入宫,他就看见自己的两个贴身小太监已在内门等候了。「我的殿下呀,」小太监小顺子一脸的焦急,「您昨晚到哪去了?我们找了你好久。」姜小元边走边说:「又不是第一次晚上没宫,有什麽大惊小怪的。」另一太监小桂子说:「殿下,昨晚大王派人传旨,要您明日上午到宣政殿去。「「去宣政殿?」姜小元停住了脚步,「这可是朝议大事的地方,都叫了哪些人?」小顺子说:「叫了哪些大臣奴才不知道,但好像所有的王子都要过去。」「哦?」姜小元思了一下,问道:「你们可打听到什麽消息没有?」小桂子把声音放低,说:「奴才听说是联姻和交换质子之事。」「哦,」姜小元说,「联姻?」他稍微思一下又接着说:「父王的几个儿女中,大哥与大姐都到了成婚的年纪了,难道是为他们物色到适的人了?」小桂子又凑近些说:「奴才听说好像是辽国的公。」「辽国?」姜小元说,「好远的地方,我齐国向来与他很少交往,这次怎麽会?」小顺子也靠近些说:「联姻这事还只是其一,奴才听说大王还要与吴国和申国交换质子。」姜小元说:「天下数十国中,能与我齐国相提并论的国家也不过秦国、楚国、晋国、唐国、金国等几个大国而已,吴国也可以算得上实力不俗,可以相互交换质子,但申国这个弹丸小国居然也与我大齐交换质子,父王怎麽会做出如此决定了?」两个小太监也是一脸茫然,过了一会,小桂子才堆出笑脸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我家三王子去当质子的,您可是大齐正宗的嫡王子。」姜小元点点头说:「父王有十多个儿子,我与大哥二哥都是母后所生,质子自然是轮不上我们,但其他的王子也是我的兄,我也不忍心看到兄分离啊。」小桂子连忙奉承道:「三王子宅心仁厚,实是我大齐之福啊。」姜小元不愿再谈论这个话题,迳直往前走,实然发现自己已到了御花园附近。「这里离凤仪宫不远了,」姜小元想,「我也有好几天没去看望母后了,现在就去给她请安吧。」「你两先玉华宫等我,」姜小元对两太监说,「我先去看望王后。」「是,」两太监应声後便朝御花园东边走去。姜小元独自一人朝王后的宫殿--凤仪宫走去。行不多久他便到了宫门口,却见宫门紧闭,左右分别站着的一个宫女。姜小元上前施礼道:「麻烦姐姐进去通报一下母后,小元特来向她请安。」二宫女礼说:「三王子请吧,王后昨日处理王宫事务过久,现今还在歇息,她吩咐我等任何人都不能打扰她,待她醒後我等定会通报王后的,望三王子见谅。」姜小元见如此,只得拱手告退。「母后很少在白天休息的,」他暗想,「昨天是何事让她如此辛劳呢?」当他刚走过凤仪宫的宫墙,一个说不出的感觉突然涌现,他猛的停下脚步,躲在拐角处朝凤仪宫宫门外窥探。而此时,一个年青的公子正从另一边走到了凤仪宫的宫门口。「是二哥,」姜小元暗念到,「他也是来看望母后吗?恐怕他也要失望而了。」此人正是齐国的二王子姜小风,他在一宫女耳边不知说了些什麽,只见那宫女点点头,便把宫门打开了,姜小风微微一笑,便侧身走了进去。姜小元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姜小风能顺利的走进凤仪宫,按自己对母后的理解,她对自己的三个儿子可一向是一事同仁,毫无任何偏心的。他越想越不对头,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大,「不行,我得进去看看一个究竟。」姜小元虽然贵为齐国的三王子,但他从小习性就与别的王子们不同,他从小就特别喜欢攀爬,王后为此也不知教训过他多少次,但他还不能改过,後来也就听之任之了,这也使得他比任何人都熟悉王宫,因为整个齐王宫基本上都被他爬遍了。他快速走到凤仪宫东南一角,他知道这个地方人少而且又特别适攀爬,他观测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便在墙面上登了几下,便轻松的翻过了宫墙。进入凤仪宫,整个院子静悄悄地,只有那棵已有数年的梧桐树上偶尔传来几声清脆的鸟声。姜小元不敢大声,沿着宫墙缓缓的朝正殿走去,可在经过东偏殿时,他突然停住了,里面好像发出了一些声响。他把耳朵贴在墙面,确实没错,里面是有一些奇怪的声响,好像是有人在说话,但又有些不像。他蹑手蹑脚的走到东偏殿的寑房才停下,声音正是从这里传出来的,他靠近窗户,这他听清里面的声音了。「嗯,嗯,别摸那,摸得人家那好痒!」居然是一个女人娇喘的声音,姜小元大吃一惊,谁这麽大胆敢在王后的宫殿做这样的事?难道是姜小风与凤仪宫的宫女私通?心中疑惑越大越好弄清真相,姜小元轻轻的将窗纸撮了个小洞,把右眼贴近,看清了室内的情景。宽大的木床上正紧紧抱着两个人,姜小风一脸淫笑的面容正朝着窗户这边,而那个女子却是背朝着,看不出是谁。那女子穿着一身轻薄的红色丝衣,虽然看不到正面,但从背影来看,她的身材就足以让男人口中冒烟了。「这是哪个宫女?」姜小元暗思,「胆子也太大了吧,她难道不怕让母后知道吗?」但刚一想到这,只见那女子扭动了几下,身体向前倾,臀部上翘,圆润高挺的双臀印入姜小元的眼中,一下把他的思路打断了。「哇,真完美!」姜小元不由自的咽了几下口水,下体也不由硬了,「不行,我不能有这种情绪。」自幼深受礼教熏陶的他告诫自己,同时深吸了口气这才把慾望压制了下去。而屋内的姜小风却不同,他毫不顾忌的把手伸在女子的臀部上游动,一边笑着说:「把屁股再翘高点,让我好好玩玩。」那女子也真听话,前身更加前倾,臀部翘得更高了。这样一来,轻薄的丝衣便紧紧的贴在臀部,半球形丰满的双臀被勾勒得更加清楚,中间那条臀沟彷佛高山间的幽谷,深邃迷人。「真是玩不厌,」姜小风笑着说,手指在那女子股沟间上下滑动,「真想不到你的屁股会有这麽大这麽翘,告诉本王子,是为什麽?」那女子并没话,只是用带着娇喘的声音哼了两下。见她不说话,姜小风淫笑了一下,用力在女子臀部拍了两下,「快说,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嗯,嗯,」那女子终於说出话来,「还是是因为三王子你,嗯。」姜小风彷佛非常受用,又在女子结实的双臀上拍了一下,「因为我什麽?说完。」那女子娇嘀嘀的声音又响起,「嗯…还不是让三王子给玩的,把人家的那里都玩大的。」姜小风哈哈笑道:「你这个狐媚子,被我玩这麽多次,说话还这麽遮遮掩掩的,什麽那里这里的,到底是哪?」「嗯…嗯,」那女子吞吞吐吐的声音中带着娇媚,「是,是妾身的屁股。」如此淫秽的一幕被姜小元看的清楚,听得真切,他不由口乾舌燥,全身发热,而这个女子的声音似乎又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是谁,好奇心让他站着一动不动。屋内的姜小风可没歇着,他把女子的丝衣掀起,让女子光滑挺翘的臀部暴露於空中,赤裸的屁股白晃晃的耀眼。「呵呵,才让我摸一下就出骚水了啊,」姜小风笑着说。「没,没有,」女子娇喘着应。「还不老实,」姜小风笑着搬开女子的股沟,在艳红的阴唇上一摸,「流出的水都把我的手打湿了,要不让你尝尝。」说着把手伸到了女子的前面。「还有这麽完美的阴部,」窗外的姜小元吞咽着喉咙。他贵为齐国的三王子,也与女人有过男女这欢,但从没有哪个女人的私处有眼前的这个如此完美。「看你也饥渴了,本王子就赏赐你吧,」姜小风笑着走到了女子的前面,褪下全身衣物,露出一根粗大长挺的阳具,「来,尝尝。」女子顺从的扬起头,吞下了整根阳具。姜小元虽然看不到女子的脸,但从她身体摆动的力度可以看出她正非常努力的讨好着姜小风,「母后宫里居然有这麽淫荡的女人,」他心中虽责骂着这个女子,但眼睛却未曾离开一下。「嗯,真不错,」姜小风微闭着眼,一脸的享受,「你的口功又提升了啊,看来我对你的调教还是有点效果的。」姜小元摸了摸已肿胀的下体,暗暗告戒自己:「我不能再看这个淫秽堕落的东西了,我得走了。」但他的脚却就是迈不开一步,「待我看清这个宫女是谁後就离开,」他又自我安慰着。「很舒服,不过本王子想插你的小穴了,」姜小风吩咐道,「转过去!」马上就可以看清这女子在面貌了,姜小元的心突然间怦怦加速,不过让他失望的是那女子虽然顺从的转过了身,但头一直是低着,乌黑的长发遮挡了整个脸,根本看不出她到底是谁。姜小风又得意的笑了笑,拍了拍女子丰翘的臀部,「骚货,把屁股再翘高一点,好让我插你!」「嗯…嗯,」女子轻哼着抬高了双臀,头部也更紧的贴在了床上。「我来了!」姜小风大叫一声,粗大的阳具噗哧一声,没入了女子的体内。姜小元虽看不到屋内男女交时性器官相撞的画面,但撞击的声音却听得一清二楚,「啪啪啪」的声音有节奏的在屋内传递。「真是爽,我最喜欢用这个姿式肏你了。」姜小风一边摆动一边说。「嗯…嗯…嗯!」女子用媚骨的喘息应着。「骚货,真想不到你的骚屄还会这麽紧,」姜小风笑道,「若我早知道的话,就不会荒废你这麽久了。」看到这女子是凤仪宫里的老人,姜小元绞尽脑汁忆王后宫里的这些个宫女,但总没有一个能联系得上。「本王子肏得你爽不爽啊,」姜小风笑道。「嗯,嗯,爽,妾身好爽,嗯…嗯…。」女子呜咽着。「想当初你还拚命反抗,现在後悔了吧。」姜小风得意的说。「嗯…嗯…,妾…妾身错了。」这女子是被二王兄强奸的?姜小元大吃一惊,一是没想到他向来敬重的二王兄居然会做出强奸女子之事,二是更没想到他居然会去强奸女人。姜小风脸上的表情更是得意,笑着说:「若不是这样,你怎麽又能享受到我这根大屌呢,哈哈!」「嗯…嗯…,谢,谢人,…人的鸡…鸡巴让…让妾…啊…妾身好…好舒服!」女子略带哭腔而又万分娇媚的声音应着。「看来这个女人被二王兄调教得彻底臣服了。」姜小元暗想。「来,把上身抬起点,让我抓紧你的奶子!」姜小风又命令道。「嗯…嗯…,」女子边呻吟着,一边直起了身子,乌黑如瀑的长发同时慢慢的散开,露出了女子的脸。那是一张无比精伦的脸,同时又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姜小元无法阻止自己的震惊,「啊-」的一声刚出口马上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唇,人也猛的离开窗子,蹲到了墙下。「怎麽是她!不可能,不可能!我一定是看错了。」姜小元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胸膛了,但他却没有勇气和力气再站起朝窗户里窥探。与此同时,屋内的女子好像也发现了什麽异常,用非常紧张的口气说:「停…停一下,我,我好像听到了什麽声音。」姜小风一愣,停住了对女子的撞击,但四周安安静静的,他不由生出一丝怒意,喝道:「哪有什麽声音,你别疑神疑鬼的。」蹲靠在窗户下的姜小元一动不动,生怕再发出一点响动会惊动里面的人,但他有脑子仍然是一片溷乱,他实在不敢相信里面的那个女人会是那个人,他最敬仰,心中最为圣洁的大齐王后,也就是他的母后--燕锦弦!「肯定是我看错了,」姜小元心中对自己说,「怎麽会是母后呢?绝对是我看错了。」但里面再次传来的对话很快把他的心中所想否定了。「我真的好像听到了什麽声音,风儿你去看看,要是让别人看到的话,那母後可没脸面活在这个世上了,呜呜。」姜小风看了看四周,又没看到什麽异常,心中更为恼怒,大声喝道:「你这个贱人,是不是又想找什麽理由不让我肏你了!」「果真的母后,」泪水不由自的从姜元眼中流出,「这是怎麽事?这怎麽可能?」这时里面传来「啪啪」清脆的拍打声,还有女人的哭泣声,让姜小元又强迫自己站起,透过窗孔往里看。这一次,他更加确定了这个女子和身份了,确实是他敬爱的母后燕锦弦,只不过此时的大齐王后与他平时所见的那个威严、高贵的母后大不相同,一丝不挂的燕锦弦正恭顺的跪在他的亲生二儿子姜小风脚下。「没有,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燕锦弦昂起头,如一头受到惊吓的绵羊哭泣着说。姜小风捏着她的下巴,「贱人,怎麽称呼的!」「妾…哦,奴…奴家错了,」燕锦弦抽泣着说,「奴家错了,请人原谅奴家吧。」「错在哪了?」「奴家不该扫了人的兴致,请人饶了奴家吧。」燕锦弦的脸上已满是泪水。姜小风此时的脸色才稍微看看一点,他用手摸去燕锦弦脸上的泪水,说:「起来吧,自己把骚屄扳开!」燕锦弦连忙点点头,背对着姜小风躬下上身,反过手伸到屁股後,用力扯开两瓣嫩肉,露出饱满鲜艳的阴唇,「请…请人享用!」姜小风轻哼一声,搂着她的细腰,身子一挺,粗大的阳具便插了进去。「啊…!人好棒,奴家好舒服!」姜小风好像对燕锦弦的淫态非常满意,双手也移到了她的胸部,抓着她那对饱满白嫩的乳房用力的拧揉。「贱人,真是个骚货。」燕锦弦一脸迷醉的表情,呻吟道:「嗯…奴家是贱人,是骚货,是人的性奴!」姜小风撞击的力度更大了,「说,你是谁的性奴。」「我,我是人的性奴。」燕锦弦还没反应过来。「不是这个,我是说你我是什麽身份?」燕锦弦的脸刷的红了,但她又不敢违抗,只得小声的说:「是,是儿子的性奴。」明显姜小风更兴奋了,他的一只手用力拍着燕锦弦极富弹性的屁股,说:「大声点,说得更清楚点!」「我…我燕锦弦是儿子,是亲生的二儿子的性奴,是儿子的贱人,大齐的王後是个喜欢儿子大鸡巴的骚货,呜呜。」燕然弦发出淫荡中带着羞愧的呜咽声让窗外的姜小元再也看不下了,他轻轻离开窗户,到了围墙边。心目中圣洁,高贵的母亲形象崩塌了,让他整个人都觉得一片恍惚,他都搞不清自己是怎麽翻过围墙离开凤仪宫,又是怎麽到了玉华宫的,直到宫里的宫女叫他才猛然发现自己已到家了。之後他一直躺在床上,晚饭也没吃,迷迷□□的睡了一晚,直到第二天伺候他的宫女叫他才清醒过来。「三王子,快起来,还过一时辰您就要去宣政殿了。」姜小元猛的记起今天还有重要的会议要参加,他赶紧爬起吩咐道:「快替我更衣。」那宫女为他换好衣服,正给他系腰带时突然惊问道:「三王子,您的玉佩呢?」姜小元伸手一摸,父王亲赐的蟠龙玉佩真的不见了,难道,难道是掉在了凤仪宫?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上一篇:我的神雕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