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武侠 > 正文

剑气

作者: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0-04-20

  灰暗的天空正下着倾盆大雨,一眼看过去都是一片朦胧。一般人都躲在家里

  不出门了,就算是在赶路的商旅也赶紧找个旅店或许是破庙来避避雨。

  燕飞云却还在拼命的鞭策着自己心爱的坐骑在雨中奔驰着。他那匹马是大宛

  名驹,全身上下都是一片雪白,一根杂毛都没有。可是这匹骏马现在也已气喘吁

  吁,看来已经赶了很久的路了。而它的主人也好不到哪里去,燕飞云整个人都湿

  透了,雨水不停地从他头上滴下来,流过他那血红的双眸和一脸的憔悴。经过几

  天的奔波,他俊朗的脸上已经长满了胡渣子,头发也散乱了,随着风披在他脸上。

  燕飞云六岁习武,十六岁一出道就把当年黑鹰帮的副帮主给挑了,一战成名。

  接下来的几年他到处行侠仗义,打遍南七北六十三省,所向披靡。二十多岁时江

  湖中人就已经把他尊为武林十大高手之一。

  所谓佳人爱英雄,他在二十八岁时成亲了。新娘子是武林中的著名美人,慕

  容世家十八岁的大小姐慕容媚儿。那一年,他成为了江湖上每个人都艳羡的对象

  -武功高强,长得英俊,现在还把慕容世家的大美人也娶回家,上天未免太过厚

  待燕飞云了吧?

  时光飞逝,燕飞云和慕容媚儿结为夫妻已有三年了,是江湖上公认的一对恩

  爱侠侣。两人在燕飞云建立的燕云寨里双宿双栖,燕飞云也逐渐淡出江湖,除了

  一些大事之外,已经不再在江湖上奔波劳碌。到底今天使得燕飞云冒着雨拼命追

  赶的是何方神圣呢?

  一道闪电突然划破了漆黑的天空,把大地也照亮了。燕飞云趁机睁大了眼睛,

  赫然看见在前面不远处有两匹快马正在奔跑。燕飞云咬一咬牙,既然目标就在前

  面,他立刻双腿一夹马肚,胯下的骏马也了解主人的心意,犹如箭一般的往前面

  两匹马飞奔过去。

  三人的距离越来越靠近,燕飞云此时已经看见前面两骑是一男一女,正是自

  己千里迢迢追逐的对象。他猛力策马奔腾,不到一阵子已经可以看清前面男女的

  服饰了。那男人一身黑衣,身上的大氅绣着一头栩栩如生的白虎,显得威武无比。

  那女人身穿狐皮披风,隐隐约约看见她婀娜多姿的身材,从然在风雨中视觉不佳

  但丝毫不损她迷人的风情。

  燕飞云忽然虎吼一声,从马背上飞跃而起,手上宝剑已出手。他这一招从天

  而降,宝剑剑锋直指黑衣男子后背。眼看若是黑衣男子闪避不及就会被利剑穿心

  而过时,黑衣男子居然一个转身,已站在奔跑中的马背上。黑衣男子手上一把鬼

  头刀,对准燕飞云的宝剑迎过去。只听见一连串的刀剑对碰之声在这荒野之地响

  起,两人一个人在半空,一个踏在马背上,就这样斗个不乐亦乎。

  燕飞云虽然没有落脚处,可是不单止没有落败,而且还稳占上风,每一剑都

  把黑衣男子攻得狼狈不堪。一朵血花忽然在空中飞扬,原来黑衣男子已经中剑。

  在两人厮杀个不休时,三匹快马居然到达了一个悬崖。那女人毅然勒马,马

  儿在一阵阵嘶鸣声后停下来了。黑衣男子脚下骏马却停不了步,在一阵阵悲鸣声

  中堕下悬崖。黑衣男子猛喝一声,双腿发力在马背上一弹,整个人从马背上飞天

  而起,安安稳稳地落在悬崖边缘。燕飞云并没有趁机赶尽杀绝,只是从空中回落

  地上,目光如炬地盯着黑衣男子。在这同时,那女子也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面前

  拼个你死我活的两个男人。这三个有着无数恩怨情仇的人就这样在这悬崖边缘互

  相凝视着对方。

  那女子年约二十出头,长得美艳绝伦,一双美目仿佛可以勾魂摄魄,加上玲

  珑有致的身材,确实是个绝顶佳人。

  燕飞云朝着黑衣男子双目喷火地说,『吴啸天!你身为我义弟,居然趁我外

  出追杀采花贼时把我爱妻劫走!枉我把你当成亲生手足,多次在你危难时刻把你

  拼死救回!』

  原来黑衣男子是燕飞云的结义兄弟玉面虎吴啸天。这吴啸天面如冠玉,剑眉

  入云,当真是不负玉面虎这外号。此时他也不打话,只是沉着脸狠狠一刀往燕飞

  云迎头劈下。燕飞云轻描淡写地挥剑把吴啸天的攻势挡着,还连消带打地向他连

  刺三剑。

  吴啸天武功和燕飞云还有个距离,虽然马上回刀把这三剑都挡了,但已手忙

  脚乱,狼狈不堪。眼看这样打下去吴啸天绝无辛理,燕飞云可以说是稳操胜券了。

  就在这时刻,正在一边观战的慕容媚儿突然娇喝一声,『燕飞云!』同时用力一

  拉,把身上衣襟拉开,露出了洁白如雪的双乳。『你要杀就杀媚儿吧!用你的宝

  剑一剑刺入媚儿的心脏吧!』

  燕飞云听了全身一震,把攻向吴啸天的剑招停下来了。

  慕容媚儿继续大声说,『燕飞云!告诉你,根本没有人劫持媚儿!是我心甘

  情愿和啸天一起离开的!』

  燕飞云不敢置信地睁大虎目盯着自己妻子。他做梦也没想到慕容媚儿居然是

  自愿跟随吴啸天私奔,给他的心理冲击真的是无与伦比。他不禁颤声问,『这是

  为什么呢?莫非我对你不好吗?』

  慕容媚儿突然呸了一声,和她平时武林望族千金的优雅行为真的有天渊之别。

  『好?有哪里好啦?我们新婚第二天你就匆匆忙忙地赶去大漠,说要去行侠仗义,

  去追捕什么汪洋大盗!就这样把媚儿一个人扔在家里,这算是对媚儿好吗?』

  燕飞云一时间呆着了,『为民除害乃我等武侠辈本分……后来我也尽量留在

  燕云寨陪你了呀……』慕容媚儿一脸愤慨地说下去,『尽量留在家里陪我?你还

  记得一年前媚儿病得死去活来时你人在何处吗?那时候你根本不在媚儿身边!你

  还不是在外面行你的侠,仗他的义吗?』

  燕飞云一时口塞,『那……那是因为当时百变神君危害江湖!江南一带的侠

  士被他用毒手屠杀无数,夫君我是迫于无奈才忍痛在你患病时远去行侠……』

  慕容媚儿连连摇头。『是啊!我夫君是一个情操高尚的男子汉大丈夫!是一

  个以天下为己任的大英雄!可是……媚儿需要的却只是一个对媚儿好,可以陪在

  媚儿身边,在媚儿需要他的时候不会跑的无影无踪的男人而已!』

  她这些话对于燕飞云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对他的冲击真的是前所未有,整

  个人陷入了一个震惊的状态。吴啸天冷眼旁观,看出这是偷袭的良机,居然静悄

  悄地走到燕飞云身后,趁他神智不定时一刀往他后心刺过去。若是平时,燕飞云

  自然能够轻轻松松的闪开,可是他现在却只是呆若木鸡地任人宰割。

  眼看燕飞云快要被一刀穿心,慕容媚儿突然大喊一声,『飞云,当心!』这

  一喊使得燕飞云逃过一劫。他一听就知道情况不妙,马上往左一挪,险险避过穿

  心之劫,但后背已被刺得血肉横飞,身受重伤。

  吴啸天惧怕燕飞云重伤之后反击,一刀得手后就赶紧往往后退。站在燕飞云

  不远处的慕容媚儿俏脸和美胸却被那四处飞溅的鲜血沾满了。她雪白的胸脯上多

  了点点班班的血迹,更多了一点妖异的美感。

  吴啸天不解地问慕容媚儿,『媚儿,你怎么出口向他示警呢?』慕容媚儿双

  眼满含泪水,『天哥,他终归和媚儿有过夫妻之谊……今天怎么说也好,也是我

  们负了他,而且你和他还是结拜兄弟……你不能手刃义兄啊……』

  吴啸天狠声说,『媚儿,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今天我们绝对不能让他活

  着离开!要不然只要他伤愈,我们两人绝对不是他对手!』慕容媚儿连连摇头,

  『天哥,不行!媚儿不会容许你杀害飞云!』吴啸天沉着脸说,『媚儿,咱们没

  有选择!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身受重伤的燕飞云忽然仰头狂笑,『哈哈哈!燕某再不才也不会乞怜于两位!

  燕某的贱命就由燕某自己定夺吧!』

  说畢这话,燕飞云就从身往悬崖一跳。慕容媚儿花容失色,想要拦阻但已太

  迟。她跑到悬崖边缘,睁眼一看,燕飞云已经消失在云雾中,看来已经堕到悬崖

  底下,尸骨无存了。

  慕容媚儿不禁泪如雨下,跪倒在悬崖边缘,一瞬间和燕飞云新婚燕尔的那短

  暂的快乐日子涌上了心头。吴啸天眼看自己义兄自尽,心中窃喜,但脸上却不露

  半点喜意。他走过去抱着慕容媚儿,轻轻地在她耳边低语,『媚儿……这是他自

  己的选择。这事儿算是过去了……我们两人从此以后可以过着快乐安稳的日子了。』

  此时燕飞云留在悬崖的骏马突然悲鸣几声,然后发足往悬崖狂奔。在慕容媚

  儿的惊呼声中,那马儿也随着主人的步骤堕下悬崖,自尽殉主。

  慕容媚儿痴痴地望着那悬崖低声呼喊着那骏马的名字,『紫云啊紫云,你就

  好好的在九泉之下陪伴着飞云吧……』

  雨下的更加大了,老天爷仿佛是在为刚刚逝去的一人一马流泪……

  时光飞逝,转眼之间三年已经过去了。燕飞云留在那无名悬崖上的鲜血早已

  被雨水冲走,而慕容媚儿的泪水自然也已干透了。所谓人去茶凉,自从燕飞云堕

  崖后,江湖上就再也没有他这一号人物了。他在十大高手里面的名次也被他义弟

  玉面虎吴啸天取代了。

  既然燕飞云已经不在人间,吴啸天不再有任何顾虑,就和慕容媚儿回去燕云

  寨,把它改名为飞虎堡。在慕容媚儿协助下,吴啸天找到了燕飞云的武功秘籍。

  他闭关修炼一年后武功突飞猛进,与当日有天渊之别。他武功大成后就以被自己

  害死的义兄的武艺扬名立万,一连击败多位成名高手。武林中攀龙附凤之徒马上

  起哄推举他名列十大高手之一。由于他武功确实是高强,其他德高望重的武林前

  辈也没有异议,于是他现有的浑号就变成了武林十大高手之玉面虎吴啸天,风头

  一时无两。

  吴啸天是个野心勃勃的人,趁机倚着自己的名气广纳人才,很快就把自己势

  力扩张起来。众多绿林豪杰闻他威名而投靠他旗下,使他成为雄霸一方的武林大

  豪。在他手下有五个绝顶高手,各有各的惊人艺业,江湖中人就把他们五人统称

  为五虎将。这五人持着自己武功和吴啸天的威势在江湖上横行霸道,只要是能赚

  钱的生意都会强取豪夺过来,为飞虎堡带来暴利。

  冬去春来,江南的春天是暖洋洋的。经过了几个月的寒冬,老百姓终于可以

  把棉衣棉裤收起来,换上了轻便的春衣。

  春天是林百威喜爱的季节。他今天到了辰时就醒过来了,醒过来的不单止是

  他自己,他双腿间的那巨物也已勃然而立。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可是雄风依

  然,对于这一点,林百威确实感到十分骄傲。

  他躺在床上看着放在床边的金枪。金枪的红缨已经褪色了,可是还是散发出

  一股杀气。这把金枪曾经陪同他打遍大江南北,刺倒无数武林高手,为他赢得了

  武林十大高手之一的席位。虽然他现在已经是德高望重,不需要随时动刀动枪了,

  但当年授业恩师教导的那句『枪不离手』还是牢牢刻在他心里。所以他一直以来

  都把自己的成名武器索命金枪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他转头看看睡在自己身边小妾秀灵的青春可人身躯。秀灵芳龄十八,是林百

  威以一千两银子从城里的醉月楼买回来的。

  林百威看着秀灵精致的脸蛋,小巧的乳房,紧贴着双腿,心跳突然加速了。

  他昨晚才刚刚享用过这小美女,但是现在看了她那晶莹剔透的玉体,一股热气又

  从他下体涌起,双腿间的巨物已犹如他成名武器一样坚硬了。

  他伸出手抓住秀灵的乳房,轻轻地揉捏着。正在沉睡中的秀灵自然被他弄醒

  了,马上娇嗔一声,『老爷……你又要欺负秀灵啦……』这一声啦把林百威啦得

  神魂颠倒,捏得更加使劲了。『小宝贝,谁叫你长得如此迷人呢?要不然老爷也

  不会拼了老命和你每晚大战三百回合啊……』

  秀灵腻声回答,『讨厌……每次都把秀灵折腾得剩下半条人命……以前秀灵

  都是天没亮就起床,自从跟了老爷之后都日上三竿才能爬起来……』林百威听了

  大笑不止,『我们林家也没要求你干什么活,你为何要那么早起来呢?不如在早

  上也服侍服侍老爷吧!』说罢就翻了个身,整个人趴在秀灵身上了。

  秀灵立刻发现自己双腿间被一根硬物抵着,炽热的感觉使这刚初尝人事不久

  的小姑娘感到一阵阵空虚。她虽然也已情动,可是在醉月楼里的培训使她了解必

  须要欲迎还拒。所以她尽量扭动着身体避开那巨物,同时继续腻声撒娇,『老爷,

  你坏蛋……你欺负秀灵……』

  她不叫还好,这样一叫之后,林百威却更加想要欺负她了。林百威一边笑着

  一边把她双腿掰开,然后就单刀直入地攻陷她要害。秀灵的撒娇声在被攻陷后就

  变成了娇喘声了。林百威虽然已是五十开外,但他可是武林十大高手之一,全身

  肌肉结实无比,而且后腰有劲,每一次冲击都带给秀灵莫大的感受。随着他宽大

  的胸膛和秀灵嫩滑的乳房不停地磨蹭,秀灵的乳尖也被刺激得竖起来了。

  林百威望着身下如花似玉的女孩,胯下巨物同时也被紧紧夹着,情不自禁地

  发起狠劲来,一前一后的动作把大床弄得摇晃不停。秀灵在他这猛虎出闸般的攻

  势下,只能娇羞地用手遮着口,尽力不让自己发出太羞人的呻吟。

  就在两人快要到达那极乐巅峰时,林百威突然听见一阵打闹声。若是平常的

  打闹声也不会影响他的雅兴,可是这次他还感到一阵杀气汹涌而来,连陪同他多

  年来闯荡江湖的金枪也因此发出了鸣鸣之声。他皱一皱眉头,全身肌肉蹦得死紧,

  抽插的动作也停止了。

  刚刚尝到甜头的秀灵不禁有点失望,『老爷……你让你那些徒儿们处理不就

  行了吗?咱们继续吧……』林百威一脸严肃地把秀灵推开,再把巨物从她体内拔

  出来。『小宝贝,乖!老爷把事情处理了就回来。』看见他双眼射出的精光,从

  小就在醉月楼长大的秀灵知道事非寻常,也不再纠缠下去了。

  林百威匆匆忙忙地被上长袍,提起金枪后就冲出去大宅的练武场上。他一赶

  到就看见他的一群弟子都提着武器,面对着一个白衣人。这人长身玉立,身高大

  约五尺八九,年约二十,身穿一件及膝白袍,俊脸洁白如玉,居然是个俊美少年。

  他一头长发捆在身后,随着风而飘扬,更显得他潇洒倜傥。可是他人虽俊美,却

  一脸冷酷,一股无形杀气从他眼里直透人心,使人不寒而栗。

  林百威是老江湖,被这白衣少年的外形震慑之余还注意到他手上握着的一把

  长达三尺的钢刀。林百威一看见这把长刀就心神一震。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

  短一寸险,一般上江湖上使用特别长或许是极短武器的人物必有过人之处,不然

  也不会挑这些难以驾驭的武器了。

  林百威清一清喉咙,高声发问,『这位小兄弟,请问有何贵干?』此时他其

  中一个子弟走到他身边,在他耳边低声说,『师傅,这人指名道姓说要向你挑战!』

  林百威身为武林十大高手之一,找上门先向他挑战的人多不胜数,但通常都

  会由他门下子弟处理。这次看来这白衣少年已经击败了他一些弟子们,所以才会

  出现一群弟子包围着这少年的场面。

  白衣少年冷冷地盯着林百威,漆黑的眼瞳居然深不见底,仿佛可以把人的灵

  魂都吸进去。他开口了,语调也是冷冰冰的。『晚生宫本颖,来自扶桑。晚生从

  小习武,一生为了武道而存。久闻中土藏龙卧虎,所以特意远道而来领教中土武

  学。』他虽然说得客气,可是语里意思十分明显,就是来挑战的。

  林百威从宫本颖身上的杀气知道少年绝对是个顶尖高手,虽然看他年纪轻轻,

  但也不敢有丝毫轻敌之心。林百威扎稳马步,双手握枪,把枪尖缓缓地对着宫本

  颖,『既然阁下为了武道不惜千里迢迢来到中原,老夫也不令阁下失望。请!』

  面对这扶桑来客,他不再称呼对方为小兄弟,而是用了更有敬意的称呼。

  宫本颖也双手握着刀柄,徐徐地把长刀高举过头。『索命金枪林百威,请赐

  教!』一瞬间两人四周都被一股浓浓的杀气笼罩着。林百威的弟子们都感到了一

  阵寒意,不由自主地往后退,把练武场空出一块给这两位绝世高手。

  两人摆出了攻击的姿势后就静止不动,目光如电地盯着对手,只要任何一人

  露出了一丁点破绽,另外一人的武器就会马上出手。一时间,两人都没找到对方

  的弱点。

  林百威心想,『你这东洋人双手高举过头,比老夫耗力多了。就算我们两人

  僵持着,你的体力总归比老夫消耗得快。只要你稍微晃动就会被老夫一枪穿心!』

  谁知道过了良久,宫本颖还是连眼都没眨一眼,锋利的武士刀在他头上继续

  发出寒冷的光芒。林百威的如意算盘打不响,只好沉住气继续耐心等待。

  就在此时,早晨的朝阳逐渐升起来。由于林百威站的方向是面向着太阳,他

  开始感到有点刺眼,忍不住眨了一眼。宫本颖却抓住这么一个弹指已过的一瞬间

  出招。林百威眨眼过后就发现宫本颖已经飞跃到自己上空,双手握刀往自己天灵

  盖劈下。索命金枪也是个一等一的好手,身上金枪马上迎着武士刀刺过去。

  由于宫本颖是头下脚上地从天而降,林百威仰头出招时赫然看见他敞开的白

  衣里的紥胸布和微微隆起的胸部。经验老到的林百威立刻意识到宫本颖原来是个

  少女而不是少年。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武器已经交锋。站得最近的林百威徒弟们突然间被鲜血

  喷个满身,每个人都惊恐万状地看着自己眼前的战状-林百威居然连人带枪被宫

  本颖劈成两块!

  江南的三月虽然还不至于春暖花开,但也不再如冬日那么寒冷了。夏文怡今

  天挺早就已经起来了。虽然已经时隔多年,她还是习惯性地躺在床上转头看一看

  自己身边。和过去的一千多个日子一样,今天她同样的失望了,以往陪同着她一

  起在这床上的夫君已经烟消魂散,无法再在她沉睡时守护着她了。

  夏文怡叹了口气,不经不觉自己自己守寡三年多了。这一千多个日子真的不

  容易挨而今天也是属于一个不好过的日子。她今天一醒过来就感到胸闷闷的,有

  种说不出的难受。若是在以往,她可以抚摸着夫君结实的身体,可以把自己嫩滑

  的乳房紧贴在他的胸膛上,可以和他一起颠鸾倒凤……可惜当下她只能独守空闺,

  有苦难言。

  想到这里,夏文怡不禁一边回想着和夫君一起时的乐趣一边用双手抚摸自己

  娇躯。她那二十二岁的身体还是娇嫩如昔,乳房虽然不是丰满型,但也结实坚挺。

  她那柳腰犹如水蛇般衬托着平坦的小腹,加上雪白肌肤和修长美腿更是惹人怜爱。

  可是,谁人能给她抚慰呢?也不是没有想过找个人改嫁,可是遇上的和离去的夫

  君一比之下,都看不上眼。毕竟震川镖局少镖头梅花刀陈震宇是武林中著名的英

  雄人物,除了武艺高强之外,人也长得气宇非凡,并不是个泛泛之辈。

  夏文怡自从十八岁那年嫁给陈震宇之后就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直到那一天

  ……

  那天早上夏文怡一醒过来就看见自己夫君贼兮兮地看着自己。看了陈震宇那

  表情,夏文怡自然了解他下一步的动作,马上脸红耳赤地把头藏在枕头底下。可

  是陈震宇怎么可能会就此放过她呢?她藏归藏,陈震宇的一双大手还是伸入她小

  衣里上下其手。

  一想到那天的情景,夏文怡就全身发烫,情不自禁地模仿自己夫君那样爱抚

  着自己。她双手在自己丝绸般滑溜溜的胴体抚摸,然后停在自己双乳,用手指轻

  轻地捏着那粉红色的乳头。当日陈震宇就是这样把玩她双乳,使得她情欲高涨。

  夏文怡脑海中浮现出夫君双腿间的巨物。那天陈震宇把她爱抚得娇喘连连之

  后就抓住她的手,把她那又滑又嫩的玉手放在他双腿间的巨物上。她五指一接触

  那巨物,陈震宇整个人就犹如触电般激烈震动起来。原本她手掌合上后是能够握

  着那巨龙,但随着她的套弄,很快的她五指已经握不住那逐渐膨胀的巨龙了。

  当时陈震宇轻轻地挣脱了她的掌握,把坚硬的巨物对准她的玉门。在她一声

  娇嗔声中,巨龙就进入了她的体内,把她那窄小的花径塞满了。回想到这里时,

  夏文怡的两根手指已模仿着陈震宇那样,插进了自己小穴里,一边扭动着身体,

  一边取悦自己。在她不断的扭动下,不到一会,她身下的床单已经凌乱不堪了。

  夏文怡虽然拼命地抽插着自己,但那快感不论如何也比不上夫君那雄赳赳的

  巨龙。她自己再怎么样插,也不如被压在夫君健硕的躯体下那种满足感。可是,

  当前她只能退而求其次,用这方法稍微缓解自己的需要。

  她一手伸入自己花径,另一手继续放在乳房上,把那嫩肉搓揉一番,同时幻

  想着夫君在自己身上奔驰。不到一会儿,她已是香汗淋漓,双眼也露出了迷醉的

  神色,看来离终点不远了。在这关键时刻,在她心头里出现的除了陈震宇之外,

  居然还多了一个人。

  想到了这个人夏文怡就心中一跳。她和这人的相遇也算是一种缘分。

  自从陈震宇三年前护送一票红货时失去踪影之后,陈老镖头也因伤心过度而

  撤手人寰,整个震川镖局就由夏文怡一个人打理了。夏文怡娘家也是武林世家,

  武功绝对不弱于夫君。在家里没有男人主持大局之下,只好咬紧牙关,挺身而出

  让镖局的大旗继续飘扬。由于案发现场找不到陈震宇的尸体,夏文怡心底里还是

  存着一个自己夫君还在人世间的希望。可是过了三年不断的寻找还是没有一丁点

  信息,夏文怡的心也慢慢地冷却下来了。

  就是在三年前的一次寻夫过程中,夏文怡在一条荒凉的河边救了那个人。那

  人的血把河水都染红了,他整个人趴在河边,下半身还泡在水里,也不知道还是

  不是活着。夏文怡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想法,吩咐镖局里同行的两位镖

  师把那人从河里拉上来,为他治伤。

  当时夏文怡心急如焚想要寻找夫君,也没注意这个人。直到当晚投栈后,她

  才跑去镖师的厢房里看一看自己救回来的男子。虽然那人身受重伤,脸色苍白,

  但长得英朗过人,看来不是一般凡夫俗子。

  他一看见夏文怡进来就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双手抱拳向她答谢。『谢谢夫

  人仗义搭救。小人云羽外出经商,不幸遇上强人,在重伤之后不小心堕下悬崖。』

  夏文怡赶紧让他重新躺下,『云大哥,你重伤在身,就不要起来了。先把伤

  养好再说吧。』云羽还是挣扎着继续说下去。『小人身上财物全失,伤愈后也无

  法归乡。小人虽然不才,但也能担能抬,希望夫人能够收留小人,给小人一个差

  事,让小人可以苟延残喘……』

  夏文怡马上回答,『云大哥太客气了!我们震川镖局虽然不是什么大局,但

  若是云大哥愿意加入,咱们就甘苦与共吧!』

  就这样,云羽就跟随夏文怡等人回去震川镖局了。他伤愈之后就在镖局里做

  些粗活,砍柴挑水,甚至是厨房里的煮饭烧菜他也抢着去做。夏文怡心底里知道

  他不是个普通人,多次想要探听他的来历,可是每次都被他轻轻带过。他平时都

  是沉默寡言,每天只是埋头苦干,就算有人和他聊天,他也只是随口敷衍了事。

  云羽把胡子留长,头发也不打理,一副潦倒颓废模样。渐渐地镖局里其他人

  都他当成一个下人看待,除了一个人,就是夏文怡。夏文怡出身武林世家,见多

  识广,从云羽眼中的哀伤看出他应该是受了很大的打击而变得自暴自弃,而且很

  大可能是受了情感的打击。

  有一天夏文怡走到镖局后院的时候刚巧碰见云羽正在露天洗澡。由于他在镖

  局里是和其他下人一起居住,通常洗澡时只是在后院的井里打打水迎头淋下。那

  天夏文怡无意中看见他赤裸裸地在那举重若轻地把一桶桶水打起来,随手一翻整

  桶水就倒在身上。

  从云羽这一手夏文怡可以看出他确实是深藏不露。夏文怡在云羽身后凝视着

  他健壮的背影,当他举起水桶时显露出来的结实肌肉,还有挂在他双腿间的巨物。

  当她看见云羽那还在沉睡中的巨龙时不禁大吃一惊。夏文怡只经历过陈震宇一个

  男人,除了小时候和童年好友在小河里游泳时看过对方身体之外,就没有观察过

  其他男人的下体了。在这之前她一直认为自己夫君是十分巨大,谁料到云羽的巨

  龙居然比陈震宇的还要雄伟。

  想到这一幕,躺在床上的夏文怡感到自己身体更加烫了,抽插着自己花径的

  手指也从两根变成三根。随着加倍猛烈的抽插,她的娇喘声也越来越响了。她紧

  闭着双眼,脸颊上冒出了一滴滴的香汗,娇羞地在幻想抽插着自己的不是手指而

  是云羽那巨物。

  在又一次深深插入自己体内后,夏文怡忽然间全身颤抖,另一只手也把自己

  乳房抓得死紧。她颤抖了一会儿后就整个人松下来,不断的喘着气地卧在床上。

  她双腿间的床垫已被一道道从她体内流出来的热流沾湿了。

上一篇:神殿里的激情
下一篇:奴才和女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