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老婆是会议服务员

作者: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0-09-21
这周,接到通知去会议学习三天,到达后对方公司热情的接待了各个来开会的代表,学习的过程自然是往常一样领导先主持一下开班仪式,接着就是枯燥而漫长的讲解阅读过程实在是弄的人昏昏欲睡,除了中途时不时有还算养眼的女服务员倒水、发材料振奋一下精神虽然这些女服务员长得还可以但是比起我老婆张雅可差远了。说道我老婆,那可是大美女,这么说吧,每次上街男人就没有不回头看她的甚至有一次我俩边逛街边说笑,老婆那风情万种的笑容让两个男人直接撞到路边看板上而老婆身材更是勾人犯罪细腰长腿皮肤白皙,一对大奶子即使不带胸罩照样高耸尤其是蜜桃般的大腚挺翘无比,是我最爱不释手的每每肏屄只要一用后入式,我看着老婆完美的身材看着自己的大屌在老婆大腚里一进一出,小屄被我抽插的淫水四溅、噗嗤作响老婆粉嫩的腚眼随着抽插微微张合,总是很快就被刺激的泄了精。这样的大美女当初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追到手,老婆一直在我们当地一家集团上班同样是一名公司会议服务员,月薪很高工作也算轻快,唯一不好的就是只要集团招商会签约会,她们这个部就忙的不可开交甚至有些会还到晚上才开,这样就一夜不回家弄的我颇有怨言,不过老婆说没办法,大家都这样不然工资能那么高嘛我也只能悻悻不语而已。好歹开完谁知去到安排的住处又出了问题,酒店在协调上出现差错结果我和另两个单位人员没了房间,不过责任全在酒店里一番道歉后给了我们一个三人豪华间,还送了一箱啤酒作为补偿我们自然没的意见,三人一番寒暄介绍乐呵呵的住进豪华间。一天的会议精神上很是疲倦,吃完饭洗了澡,又没什么玩的地方三大老爷们自然而然打开啤酒吹起牛来,之前的寒暄三人已互报了家门刘涛、徐磊和我李浩,徐磊最小我们就称唿他叫小徐,他则喊我俩哥,几句后三人就发现很是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两瓶酒下肚话题来到今天的学习会议上,对于现在行业这种形式大于实际的学习三人已经见怪不怪,不过借着话头说起各自曾经开会遇到的“趣闻”。哪个单位开会排场大,哪个行业开会安排的最周到,哪个公司业绩最好等等之后话题又转到今天会议上的女服务员哪个漂亮,长相风骚哪个身材好,奶子大腚大,刘涛还说某个女服务员冲他抛媚眼,男人嘛什么话题最后都能扯到女人身上。刘涛正在口水乱飞的说的正欢,小徐却打断他望着我俩,神神秘秘的开口:“俩哥哥你们知道咱当地的逡娇服饰集团吧”“当然知道,我老…”“知道啊!就是那个纳税大户呗近年市里还点名嘉奖了据说那个王老总很有能力后台也硬气。他们公司的招商会合同谈成率高的吓人。”我刚才说话还没说完,刘涛就抢着接过话去,其实我本来想说我当然知道因为我老婆就在那个公司上班,只是被刘涛这么一抢话我也就不再开口了。喝着啤酒看着他俩在那说。“那老哥们知道,逡娇集团为这么牛不?”“哎呀,小徐啊我说你可别卖关子了,到底想说啥?”刘涛性子直,有些不耐烦的问而小徐则挤眉弄眼露出个男人都懂的表情。“我可是知道,除了那个王总的确有一手,他们公司有某个部门那可是一张大王牌啊。”“卧槽我还以为是啥?就说这个?是不是想说公关部?哪个公司没有?名义上就是弄群有品质的女人,在公司谈判苦难时勾一下对方更直白点就是公司官方的鸡,用身体换业绩呗”“刘哥,逡娇公司还真没公关部,他们叫会议部在招商会签约会的设的接待员、服务员,不过这些接待员服务员品质真是高而且…??嘿嘿…”刘涛和徐磊大大咧咧说着,看来有些喝到兴头上但是我这时却心里震惊无比,我老婆不就是会议部的服务员吗?本来我想打断他们但是听到小徐话里有话我却警觉起来嘿嘿是什么意思?于是我试探性的问徐磊:“小徐,你的意思?这个公司的服务部还有别的?她们服务员不就是倒水发材料服务下会场吗?难道还有别的?”徐磊见许久不说话的我发问以为我来了兴趣又是嘿嘿一笑。“李哥,她们的确是给会场服务啊,但是跟正常会议不太一样,还真有别的不过今天这话我说了,俩哥哥可千万不能往外传,不然别怪老弟我翻脸”“哎呀你放心吧赶紧说。”我有些着急了,我觉得徐磊可能真知道什么内幕,而且这还关系到我老婆所在的部门于是我催着他说。徐磊以为是我急着想听“趣事”,就开始说了。原来徐磊的公司有次参加逡娇集团的招商会,这个会议只让各企业经理以上参加本来徐磊的主管经理要去参加,但是会议当天竟然突发病进了医院而临时抽调别的经理都不了解业务,所以只能让给徐磊按了个“临时经理”的身份让他去参加这场会议被通知由于级别比较高,所以安排到了晚上徐磊到场后被再三确认并和他公司领导对接确认后才让进入,弄的徐磊还以为是政府开会那不过逡娇公司的现场布置豪华,而且由于是小型高端会议人员也不多,总共就十来个公司的经理,大家先吃了一顿高档自助晚上十点多众人被通知到旁边会议室正式开会,而接下来的一切却让徐磊大开眼界也让我如五雷轰顶。“我一进会场就傻住,我看旁边几个人也一样,俩老哥你猜我看到啥?六七个大美女服务员站在那哎呀别笑话我没见美女,问题是这些服务员穿的…嘿嘿…竟然是情趣内衣”“什么???”我非常震惊忍不住喊出来,徐磊以为我是不相信了继续说到。“李哥,你别不信,真的,上面就是小罩罩,但是布料是中空的整个奶子乳头全露着,下面是露臀内裤从前面看除了小点还算正常,只要一转身就看到整个大腚她们转身弯腰拿水壶发材料的时候,能直接看到屄和腚眼。我当时都直接迷煳了,真的老哥,而且最淫荡的是,她们的左乳头上都打着乳钉工牌就挂在乳钉上!上面写着部门名字。那画面我的屌当时就硬了…现在你们知道为什么逡娇集团的谈成率这么高了吧,别的公司女公关那是隐晦的秘密而逡娇直接玩到明面上的,嘿嘿…逡娇逡娇可不就是想让大家玩群交嘛”听到这里我脑子突然嗡的一下,眼前有些发白这就是老婆所在的公司弄出来的会议?那这些服务员是雇佣的妓女还是她们公司本来的服务员?那我老婆…我之所以突然间难以接受,是因为我我老婆的左奶子上就有一个乳钉记得当时老婆说是为了让我爽而弄的,我还非常生气因为穿乳头会破坏奶水的正常分泌,以后有了孩子怎么喂奶而老婆讨好了我一晚,还说不是还有一只奶子没穿嘛而且我之后每次嘬老婆的奶子也的确挺刺激,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是现在却听到徐磊说出这些,我突然意识到我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老婆的那个乳钉是巧合还是…我突然想到老婆在她公司是不是就个用身体换取利益的工具,甚至我的头上不知带了多少绿帽子…老婆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有多少事瞒着我?我知道徐磊不可能凭空编出这么一个故事可是却又不死心的问道:“小徐那会不会逡娇集团为了签合同,雇了一群妓女给你们玩吧。”“我一开始也寻思着,可是她们的工牌上都写着会议部和自己的名字,关键是我在第二天的正常会场也见到了她们。”我的眼前已经发花,如果不是椅子有靠背,我觉得我可能会跌到在地。再说话发现自己声音在颤抖。“那…那你还记得…她们叫…她们里面…有没有叫…什么雅的”“哎呀我的老哥,都那样了谁还有心思看名字嗯?不过你别说,还真有个女服务员张的特别好我好像记得叫什么雅…什么雅来着…嗯…雅,哦对!老哥我还真想起来了叫张雅…卧槽那女服务员长相身材都特好,我印象很深!”听到这里我的心彻底揪住了一股悲凉悸上心头张雅张雅,这正是我老婆的名字,想再说什么却发不出声想站起来也站不起来,刘涛徐磊看我有些不对劲以为我喝多了,赶紧架着我起来放到床上我靠在床上,耳边还时不时飘过刘涛徐磊的对话。“那你们开会…都开什么…”“还能开什么,完全没人主持前面就放着各种材料和一份合同。”“那你们…嘿嘿…”“嘿嘿…就是肏呗,真的是群交他们会议部的女服务员都是三洞全开的,看上哪个就过去只要身上有洞空着就拿屌往里使劲插。”“也不戴套?他们真放心,不怕有病啊”“那会功夫谁还记得那个…反正想射就射,好多人都没肏过腚眼我看大部分都是抱着大腚往腚眼里肏,往腚眼里灌精还有的使坏,肏腚眼肏到快射就再插屄里顶着射,还把女服务员身子倒过去想把精灌到人家子宫里,够糟蹋人的。”“卧槽这么刺激?!”“那是,三个人肏一个,我看女服务员都被肏的翻白眼了记得就是刚才李哥问的那个叫张雅的,还有一个人享受俩人的妈的把俩服务员叠罗汉,自己四个洞换着插真他妈会享受,嘿嘿”“太爽了吧!!”“还有更爽的,我们想尿了不用去厕所找个女服务员按住头就尿嘴里,她们都喝下去喝完还张嘴让我看喝干净没,真贱啊…”“卧槽……真…”“还有……”我耳边俩人的对话双眼渐渐模煳慢慢流出泪水。情绪陷入一片绝望。而老婆的名字时不时想起在耳边。。
下一篇:淫荡之熟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