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迷情校园 > 正文

淫校长

作者: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0-09-21
圣马安女校五个字说明了什么呢?就是一间女校!很多的宝号中有一个圣字都是和基督教有关,我们这一间也不列外除了和 教会有关,当然和马也有关系,因为学校有一位马小仁校长就是我!小马和小仁都是身旁好与坏的朋友们所称唿的,称我小马都是上司或死党称我小仁的都是背后的朋友,称我小仁的男男女女多不胜收一般上我都不认识 或者我会称他们为第三类空间物体!我最喜欢人称我马校长,马校长这三个字都是女学生或者是女老师们叫的每当听到有人叫马校长我一定用色迷迷的眼光望着对方,我觉得世上最美的东 西就是女人的奶,尤其是处女的嫩奶!我有一个鲜少人知道的嗜好,就是雇用奶妈喝她们的人奶寡妇的奶水我视 为极品,当生了孩子丈夫又离世她们以往的性生活中断,当我吸她奶头的时候她脸上那种欲绝还迎,媚眼如丝的神态,足以值回票价偶尔还有几声吟叫送上 呢!我家里收藏了不少女人的奶罩,每当我吸了一个女人的奶后她必须留下奶 罩给我,我唯一缺少的就是未成年女孩胸围!上天对我不错知道我喜欢女性便安排女校给我除了一般上的女性还让我 有机会接触修女,听说修女的淫水要就是不发一发就不可收拾的,为了想亲身 体验我十分留意学校安串的修女,但她们的样貌我实在不敢恭维!圣马安女校的校裙是超短型不知是那一名教师订下的设计每当看到女学 生跑的时候,总让我焚身欲火我视女学生的腿是属最珍贵的,因为它有一块珍 贵无比的处女膜衬托着!我一真幻想用手从女生的腿沿上去摸那稀少阴毛的阴户然后从那条不曾 开门的阴道,用阳具狠狠的插下去我就是追求这种快感,可是这种快感至今只 能在梦里寻,还没有真正的遇上!我相信一定会有机会相士看过我祖宗家坟的风水他说我祖宗是葬在寡妇 穴,左旁就是少女含笑穴右旁就是巨乳朝天穴,果然少女和寡妇与巨乳,我确 实碰上不少但女生的处女穴我还是没机会插过,所以我在墙上挂了一个大字== 等!有时候我觉得自已很淫邪或许和祖坟有关吧但这没关系最重要是淫得开 心玩得高兴,不知不觉中成为我跨下之物的已经不胜其数!学校中有两名校花一位是叫佳佳另一位叫文文,她们是双胞胎,有一张 天真可爱的脸孔漂亮的眼睛和高挺的鼻子,笑起来除了有一对小小的梨涡还 有洁白的牙齿和乌熘熘的长头发,她最迷人是胸部那荡来荡去的乳房配合一身 白色的肌肤,令男人都不可抗拒垂涎!张老师是我们教员室中的公主了,冷若冰霜的脸孔但却有一幅魔鬼的身栽听说她从未拍过拖,好像是看到母亲被人强暴而有了童年阴影,所以对男人很 抗拒,一问一答是家常便饭甚至回答多数都是三个字之内,真是快而简我最 喜欢是她的臀部,如果用后面插入阴道更是妙极!又到了巡视时间,拿了手中的藤条便开始巡视藤条是我的必需品,很多时 候都不方便和女学生有身体接触所以我在学生的眼中是让她们感到害怕! 走到一间课室发现里面很吵,马上走进去课室一看。原来是一名学生发现了不见手提电话!「汤盈盈!你为什么带电话到学校来?」我问。「校长!因为我母亲病了,所以她把电话交给了我,她怕万一有事可以通 知我,所以我才会偷偷把电话带来学校!」盈盈害怕的说。「等一会你到校长室见我!」我说。「黄老师!叫您的学生把书包打开放在桌子上!」我说。学生们很快把书包打开放在桌子上,于是我慢慢一个个的上前查看,竟然给 我发现有两名学生竟然藏有香烟在书包里,于是要她们出去站着接着继续检 查,除了发现有卫生巾和几枝唇膏,便没任何发现了!「同学们!如果你们现在拿出来我就不罚你们但被我搜出就会记大过,或者交给警方处理!」我说。我搜她们的书包搜不到,所以才用警告的语气吓她 们,但她们却无动于衷!「黄老师!你就搜她们的身体吧!」我说。「校长!这不太好吧!会让学生们受辱!」黄老师说。「黄老师!这也没有辨法了!我们要交待给盈盈呀!」我说。黄老师听我如此讲,也不做任何异议了,于是便到学生座位开始搜身了! 黄老师的手摸在女学生的身上,我的眼睛投射在她们的乳房上可是黄老师 的手,只是搜她们的口袋却没有摸她们的乳房,这下可气死我了!「黄老师!这里也要搜!」我用藤条指着她的乳房说。黄老师的乳房被我的藤条指着,脸上立刻红了一片!「校长!胸部不用搜了吧!」黄老师害羞的说。「黄老师!要是学生藏在胸部上,那不最给她们瞒天过海了吗?」我说。「盈盈同学!你的电话有多大部呢?」我问。「校长!是普通那种好像这般大的!」盈盈比给我看说。「黄老师!我没说错吧!胸部是可以藏到的呀,快点搜吧!」我说。黄老师很无奈的在女学生的乳上都用手揉一揉,看着学生脸上羞憨的神态引得我心痒痒的,我注意黄老师按下乳房的一刻,让我发现原来现在的女孩真的 很早熟她们的乳房已经不小,都是真材实料!黄老师搜她们的裙子当她的手摸在学生阴部的时候,我的心似乎要跳了出 来我看着黄老师搜身的情形,不禁让我对黄老师也起了邪念!终于搜了八十对的奶始终不能搜到电话为了不想妨碍其他同学上课,于 是把叫出来的三名学生带回到校长室!回到校长室,三个女学生一字的排在我桌子面前我望着面前六个奶真是难 受,何况是我所喜爱的嫩奶!「你们两个书包里怎会有香烟的?」我指着香烟问。「校长!是我男朋友忘记取回,所以留在我书包里了!」小丽答。「嘉美!你呢?难道又是男朋友忘了拿吗?」我问。「校长!不是!是我从搭巴士里捡到,想拿回家给父亲!」嘉美答。她们的脑筋转得可真快,一下子就想到法子应付我的问题,我突然计上心头「我不相信你们说的话你们张开嘴巴让我看看有没有烟味或烟渍!」我说我 站起身走到小丽的身边,然后叫她抬起头张开嘴巴我便上前假装查看,我把身 体靠过去碰碰她的乳房果然给我碰到了,可是好像没什么料!我看嘉美乳房的外形应该比小丽大很多等会一碰就知道了,心里偷偷笑 了起来!「到你了!嘉美!抬起头把嘴巴张开!」我说。当我看见嘉美挺起胸抬起头的情形,简直可以用双峰插云之势来形容,要是 能把衣服脱了就更加美了我的手差点忍不住…!当我查看嘉美牙齿的时候,我把自已的身体紧贴在她乳房上故意说看不到 而利用这段时间,将自已的胸部尽量烫在嘉美的乳房上果然年青的乳房弹力十 足!「好吧!这次我就不追究,下次我就不客气了你俩先回到教室去!」我说 两人的眼神流露怨恨的眼光,可能她们发觉我故意揩她们的油!我真的没猜错她们出去后便小仁前小仁后的讲了!「盈盈同学!你坐下吧!」我说。「谢谢校长!」盈盈说。我仔细观看盈盈发觉她的乳也不小,瓜子脸孔樱桃小嘴也可算是一个美女,我想要是把我的阳具塞在她的嘴里那种表情一定会很刺激了!「盈盈!你家里电话什么号码?」我问。「校长!什么事呢?」盈盈奇怪的问。「我要问问您母亲,她是否真的让你带电话来学校?还是你在说慌?」我说 「校长…这…这。?」盈盈露出惊慌的神态。我想她是有事隐满,于是加强我对她的质问,终于她承认了!「校长!我父亲刚逝世家里的钱用完了,母亲被逼当送信员那部电话就 是公司给借母亲用的,而母亲生了弟弟之后暂时不用上班,所以我向母亲借用,可是她不肯最后我趁母亲熟睡,便偷偷了拿出来,想在同学面前炫耀不幸我 却弄丢了,经过刚才搜了全班同学之后,我想可能是我上学的时候弄丢了或者 是我在搭巴士的时候给别人偷了!」盈盈说。「小小年纪便偷母亲的东西,而且还爱慕虚荣,应该怎样罚你好呢?」我说 「校长!我知道错了!请您别罚我!」盈盈说。「即然是你偷了母亲的东西,我就告诉你母亲算了!」我说。「校长!不行呀!母亲最恨人偷东西,父亲就是偷东西而摔死的,她知道我 偷东西一定会打死我!」盈盈求着我说。「我不说你母亲也会发现的,到时候可没有人会帮你了!」我说。「这。又是…校长您会帮我吗?」盈盈流泪的问。「这。我帮你也行,但你要带我去见你母亲!」我说。「您要告诉我母亲?」盈盈问。「这是我的责任,你不带我去你家,我也可以找到地址!」我严肃说。「我会被母亲打死的!」盈盈说。「为什么呢?」我问。「现在家里很穷,如果要母亲拿钱出来买一部电话给公司,她那会有钱呢?」 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十分高兴我想又有新鲜人奶喝了!「放学后你带我去你家就行了我担保你母亲不会打你!」我说。「那好吧!」盈盈带着半信半疑的神色走出校长室。好不容易才等到放学时间,盈盈拖着沉重的脚步来找我,之后我便驾车去盈 盈的家里。她的家果然很穷,想必是穷困的原因,她父亲才会去偷东西!「妈!我回来了!」盈盈说。「盈盈!你有看到我的手提电话吗?这位是…?」汤太说。「妈!他是我们学校的马校长!」盈盈说。「马校长请坐。盈盈她不是犯了什么错吧?」汤太问。汤太的脸孔长得也不差,如果不是刚生了孩子,可能会更加的好看!「汤太是有点错。但不是大问题…盈盈我想和你母亲单独谈一会!」我说。「盈盈!快回到房间去,马校长请讲!」汤太说。我把整件事的经过向汤太讲了一篇,汤太听到一半眼睛已经红了,接着忍不 住而流下眼泪!「汤太!你别太伤心其实问题不大只要好好教她就行了,我看得出盈盈 是一个很乖的学生,只要家里好好的看管肯定不会学坏!」我说。经过一些安慰的片语,汤太才慢慢控制了情绪。「汤太冒昧问您一句,现在你们的家里很穷困是吗?」我问。「马校长!不怕坦白向您说,我们真的很穷,因为我快要生孩子极需要用 到钱的关系,所以她父亲才会挺而走险,不幸他就。鸣…!」汤太又哭了。我过去拍拍她的肩膀,顺便递了一张纸巾给她,我站着的角度刚好从衣领的 空隙缝中窥到她雪白的乳球!我欣喜若狂的抖了一下,暗地里称好美的奶呀!「汤太!您就别太伤心了!」我色迷迷的讲。「谢谢您!没事了!」汤太说。「那部电话不见了,你公司会怪你吗?」我问。「公司只会要你赔不会有事的,但我们现在这个情形…」汤太有口难言的说。不用问一定是没钱买,这还不是天助我也!「汤太!这部电话就当我送给盈盈把,不过您可别骂她了现在您骂她反而 会加重她的叛逆性,您用劝的方法会更有效汤太!我还有一个两全其美的辨法!」 我说。「马校长!怎么好意思呢!对了,请问有什么两全其美的方法呢?」汤太紧 张的问。「汤太!我的胃一向有问题,需要喝人奶才会治好,刚好我聘请的奶妈有 急事回乡下了,所以我正在物色另一名奶妈,碰巧你又生了小孩如果您不介意 肯当奶妈之职,那您就多一份收人而不用那么辛苦了,我这样说您千万别介意,我是出于一片好心!」我说。「这就太好了!我的奶水挤好后,便叫盈盈送去学校给您!」汤太很兴奋问 「汤太!还有一个问题是奶水不能过滤空气,要不然就无效!」我说。「校长!您是说。要…!」汤太脸红的说。「就是要直接把奶水传到我口中,不能受空气过滤,所以我找得很辛苦!」 「这…这…我…!」汤太说。「汤太!您会很介意吗?」我紧张的问。「这太…难。为情。了。!」汤太脸红的说。「汤太!我知道这会令你很难为情,可是我的病要这样才有效,何况盈盈您 要好好的照顾免得她又在外面偷东西…唉。!」我无奈的说。「这…好吧…!」汤太脸红点头答应了!我想你又怎能逃出我的五指山呢?为了免她改变主意,马上从口袋中掏出一 些钱交给汤太。「我等一会带盈盈去卖电话,这些钱你先收下!」我说。「校长!谢谢您!卖电话的钱您在工钱上扣吧!」汤太说。「不用了!我等会买两部,一部送给你一部就送给盈盈,满足她的欲念免得 她又偷东西了这也让你方便能随时找到她!」我说。「校长!这。太。感激。了!」汤太感到笑着说。原来汤太笑起来很美呀!「校长!您怎么按着肚子呢?是胃痛又发作了吗?」汤太关心的问。「是的!我两天没喝过奶了!」我说。我想即然钱给了应该先支回一些上期吧!「校长!您现在需要奶吗?」汤太娇红的脸问。「最好。要不然会越来越痛!」我说。「那我现在…就。给…您吧。!」汤太低着头说。「在这里吗?」我问。「校长!您随我。进房吧。!」汤太说完便带我进房了!我怀着兴奋的心情跟在汤太后面,看着她浑大的屁股不禁引起邪念凡是女 人肉多的部位,总是令我感到难受。汤太推开损坏的房门而发出令人讨压的吱吱声!「盈盈快出去大厅,我和马校长有些话要谈!」汤太说。「是!妈!」盈盈用怪异的眼神望着我们。我望着盈盈背影的离去,这一老一少给我带来了莫大的兴奋与刺激呀! 「马校长…您站过来一点,让我把门掩上!」汤太脸红的说。「好的!」我走进房间的说。房间堆满了杂物,想转个身也很困难,一张破烂的床还有一部古老的收音机,细心看这个房间摆设发觉是一个风水局绝对不能容纳第三者,而这个风水布局 很凑效她也成为了丈夫最后的女人!房门坏了而不修理,那她和她丈夫做爱不是有很多避忌吗?「汤太!这房门坏了你和你丈夫不是很不方便吗?你们不怕盈盈她…?」我 说「校长!不会不方便我怀孕的时候门才开始坏所以没有关系!」汤太说 「那你们不是已经快十个月没什么了?」我问。汤太听了我的话脸上泛起红霞,只是点点头不好意思回答我!「孕妇好像过了六个月,做那个就没有问题了吧?」我问。「是的…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那会有那个心情呢?」汤太叹气的说。「对不起…谈起你不愉快的事…!」我说。「没关系…习惯了!」汤太又叹了口气说。大喜呀!我心中对这名汤太越来越有兴趣了,我找到一名深闺怨妇了呀! 「校长…地方狭窄劳您坐在床边好吗?」汤太脸红的说。「好的…汤太你不用客气!」我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汤太被我的手一触,身体不禁抖了一下,这是太久没接触过异性的触摸反应 呢?还是本身就属于敏感或是对我感到害怕呢?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我只是知道汤太有雪白滑润的皮肤这乃属于女性俱备 性感的首要条件。「校长…我们现在开始好吗?」汤太脸红的说。「好的…麻烦你了…!」我像小孩等着喝奶似的说。汤太脸上露出娇憨的神态低下羞红的脸,解开她人生中最难解的钮扣当解 开第二粒钮扣,已经让我窥见她雪白的胸部还隐约看见丰满的乳球,第三对钮 扣一解我什么也见不到了!汤太解完钮扣后,马上把衣服掩盖着她那丰满的乳峰当解第最后一粒钮扣 的时候,她把动作停顿而抬起头仰望着天花板或许她感到心理上难受! 我看见汤太这个刹车行动吓了一跳!不会是临时改变主意吧?我要马上过去支持汤太的售奶行动,要不然我就望门兴叹了!「汤太!你怎了?」我以关心的口气问。「校长。我实在难。接受这个。事实。竟然要轮落…售奶。呜。!」汤太说 汤太说完之后内心一时感触,倚在我肩膀上哭了起来!「我…挑的担…子太重了…我的命…好苦呀…呜…呜…!」汤太哭着说。我听了之后难免会觉得难过,可是汤太的身体倚着我,她把两个大奶压在我 的胸口上我正在享受着双奶带给我海棉式的按摩,我又怎能轻易放弃呢? 我马上单手将汤太环腰一抱然后另一只手整理她头上乱了的头发汤太脸 上哭泣流下两行眼泪,让人看了更加忴爱不过不会影响她的美态,反添上一份 忧愁的美。「汤太!别哭…我会照顾你…不会让你受苦…!」我体贴的说。汤太听我情讲了这句感人的话,情绪更加的激动,继续把她的奶压得我更紧我的胸膛被她双奶挤压之后,鸡巴已经慢慢挺起顶在汤太的两腿之间。「嗯…!」 汤太发觉我的鸡巴顶着她,冷不防向我发出了娇语。我凝望着汤太的脸孔,她也凝望着我,此刻汤太好像有一种魔力,把我的嘴 深深吸了过去她闭起了双眼,当我的嘴即将亲到她珠唇的时候,她却把我推开身体不停的抖着。「对不起…汤太我不是故意的!」我说。「我……知……道!」汤太把红红的脸低着说。我看时候差不多了,免得夜长梦多便假装用手护着胃部,汤太见了我这样马上紧张起来扶着我。我被汤太双手这一扶,差点把鼻子的血喷了出来,她身上衣服的钮扣已经全 解了她双手一张开让我看到她的乳房,可惜乳房上却有一条布札着。「校长…又发作了?很痛吗?」汤太紧张的问。「是呀…每天就是这样子…!」我说。「是不是吃了奶之后就会好呢?」汤太问。「是的…汤太…!」我说。「那…好吧…事不疑迟了…我…现在就给…您吸吧…!」汤太说。她把娇红的脸低下,接着也把衣服脱了,开始解掉身上那条札奶的布她的 心很急但动作却很慢,也许她觉得很羞要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赤裸双奶,确实 很难克服!房门外地下有一个人影莫非是盈盈在房门的隙缝中窥视?汤太的白布不知道转了几个圈终于解了下来一般上的孕妇不喂人奶,她 的奶水就会从乳头涌出来,所以不可以带上乳罩要用布札着如果是喂人奶就可 以免去这个麻烦,但汤太这条布藏了我的喜爱品就是奶水!汤太解下白布之后,将两粒大奶迎到我嘴上望着涨满的乳房和即将被奶水 撑爆的乳头,足让我热火焚身血脉沸腾马上张开嘴巴将汤太那粒涨涨的乳头含 进嘴里,一阵飘香的奶水流进我的嘴里即刻让我精神一振!汤太见我的嘴巴含着她的乳头,马上紧张闭起双眼我趁机用舌头舔了她的 乳头一下,原本搭在我肩膀的手现在已经变成捉着我的肩膀!一阵阵的奶水被我全吸进嘴里,我的手不停在乳房上轻轻揉搓然后再慢慢 的挤奶,我的舌尖不停的撩弄汤太的乳头她被我舔得发出重重的唿吸声! 「校长…别…舔…我的…奶…头…痒…!」汤太小声的哀求说。汤太果然太久没吃过肉味,我的舌头只是轻轻的撩弄几下,她已经忍受不住 而发出哀求相信她的下体已经翻起浪,现在已经其痒无比了!我吸完了一个奶之后便吸另外一个我的手握着她的乳房嘴巴张开对着奶 头,然后用手一挤之下,一条直线的奶水射到我的口中接着我把嘴巴迎上,用 牙齿轻轻咬了一下奶头便出力的狂吸。汤太被我这一吸马上仰起头发出轻微的吟声,还有很重的唿吸声双腿不停 的张张合合,手上的指甲深深插在我的背肌上!狂吸了一阵总算把汤太的奶水吸干,虽然已经停止吸奶但我贪婪的手还在 她的大乳上揉搓了几下!「校长…您…该吸…好了…吧…!」汤太很羞的说。「汤太!是的…但…还是没有了…!」我吞吞吐吐的说。「校长!怎么了?胃还痛?我奶水不够吗?」汤太紧张的问。「不是…!你的奶水很充足,现在已经不痛了!」我说。「那您还有什么问题呢?」汤太说。自从我吸了汤太的奶之后,她开始没有那么害羞和紧张了!「真的要我说出来?」我问。「校长!您对我母女俩那么好,有什么事不妨直说!」汤太紧张的说。「汤太…我不怕告诉你…我的舌头吸了人奶后,舌头很敏感会发痒好像小 婴孩发出的热痒一样,会其痒无比很难受!」我说。「是呀!我听老人家说过,那有什么方法解决呢?」汤太问。「我不敢说。」我装成很季屈的样子说。「校长您就说吧!有什么敢与不敢的呢?我的奶都给您吸过了!」汤太脸红 说。「那好吧!我说出来你可别笑我呀。!」我说。「校长!您说吧!我不会笑您的!」汤太说。「我的舌头发痒要用女人淫水才能止痒!」我说。汤太听了脸上红了一片,被我这一句话吓呆了!汤太…你怎样了?没事吧?「我问。「校长!我没事!听到您的舌头这样觉得很惊吓!」汤太脸红的说。「我知道会很难令人接受,不过…哎!」我说。「校长…您拿了要的水怎样涂上舌头呢?」汤太好奇的问。「汤太!你真的要我说吗?」我说。「是呀!突然感到很好奇,如果您不方便说就不用说!」汤太说。「汤太!我的舌头要舔女人的那里!」我指着汤太的阴户说。「啊…什么?要用舌头舔这里…?」汤太脸红的说。「所以我刚才说到一半就不敢说,就是这个原因!」我说。汤太听了后说不出话来,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一个问题!「我想请问您一件事…以前您请的奶妈有接受您这个要求吗?」汤太问。「我没有向她们提出这个要求!」我说。「为什么呢?」汤太说。「舔女人那里…也要看对方是谁,要不然我宁愿舌头痕痒了!」我说。「这也是…那你怎么会向我提出呢?」汤太紧张的问。「我不知道…算了!我先和盈盈出去买电话,顺便买点日用品给你们。」我 说。「校长!真多谢您了!」汤太感激的说。我和汤太整理好衣服走出大厅,当我看到盈盈的时候,她的脸色很害羞我 猜想她一定是偷窥房里的情形了!「盈盈我们去买电话了!」我说。「校长!您买一部行了盈盈那部不必买了,让您太破费我不好意思!」汤太 说。「这…我和盈盈先出去了!」我说。盈盈听到母亲说不必买电话给她,很失望的低着头不语!「盈盈出去要听校长的话,别四处乱跑知道吗?」汤太吩咐盈盈说。「嗯…!」盈盈很不高兴的应了一句话。盈盈在车上一句话也不说。「盈盈!我先回家换件衣服,好吗?」我问。「校长!您随便吧…盈盈没问题!」盈盈说。我驾着车直奔回家,盈盈没有电话感到不高兴,可是我内心却很高兴猜想 要是舔这般女孩的嫩奶,一定会很兴奋刺激了!车子很快抵连家里我进到屋里坐在沙发上和盈盈聊起来进行我的淫计划。「盈盈为何不高兴呢?」我问盈盈。「没什么!」盈盈答。「你是不是很想拥有一部手提电话呢?」我问。盈盈听到后立刻笑了起来,她笑起来很好看,我最喜欢是她的嘴巴了! 「是的校长!」盈盈说。「是为了在同学面前神气吗?」我问。「这…我很喜欢手提电话,班上很多同学都有…所以我很渴望能有一部。」 「你想我买一部给你?」我问。「我…不敢…!」盈盈答。「如果我肯买呢?」我问。「校长!真的吗?」盈盈兴奋的问。「是的!我买一部给你不是问题,那我有什么好处呢?」我问。「校长!我会更加努力读书!」盈盈脱口而出!我给盈盈气死了!你读书关我屁事呀!「除了努力读书还有呢?」我色迷迷的望着她的奶。「我…不知道…!」盈盈很紧张的说。「盈盈!你刚才在门外偷看,我和你母亲在房里的情形,对吗?」我问。「我…没有。偷看…!」盈盈小声说。盈盈算是聪明,知道什么该说和不该说,我就是需要这类聪明的女孩! 「那算了!我回房间换衣服你想清楚后进来房间找我吧!」我转身进房。我佩服自已说了这句话,你想清楚后进来房间找我,够威严够诱惑! 「没多久盈盈果然敲门进来!」「是盈盈吗?进来吧!」我说。我故意脱掉裤子,身上仅有一条内裤,当然盈盈进来房间,看到我只穿着一 条内裤在剃胡须十分尴尬脸红的站在一旁。「盈盈!房间没有椅子坐到床边吧!」我说。盈盈提心吊胆过去床边坐下,我从镜子看见盈盈的眼睛偷偷望我下体。「怎样了盈盈,有话要告诉我吗?」我问。「校长…我刚才讲了骗话,其实我有…在房门外…偷看…!」盈盈小声的说 .「我早就知道了!」我说。「校长…我说了实话您会不会…买部手提电话给我呢?」盈盈大胆的问。「我刚才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有什么好处呢?」我说。「请问…校长…您想要…什么好处呢…?」盈盈脸红的问。我猜想盈盈已经知道我想要什么东西了,只是为了矜持而假装的不懂现在 的女孩真的是无药可救,不过对我来说却是一件喜事!「盈盈!你有没有听到我和你母亲谈话中的最后内容?」我问。「有,我听到难道校长您想要我…让你…舔…这里…?」盈盈脸红的指着下 体。我对着脸红的盈盈点点头!「这…这…!」盈盈想说又说不出口,不停的在自我挣扎!我应该已经成功了干脆来个速战速决吧!「盈盈你刚才是否一直偷望我这里?」我指着自已的鸡巴问。「我…我…!」盈盈想说又说不出口,只好点头承认了!「那我就让你摸一下,你过来!」我说。盈盈慢慢一步一步很害怕的走上前,当她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突然把内裤 拉下露出一条多毛的大阳具! 校长…您…吓坏我了!「盈盈脸红的说。「盈盈!你不是想要一部电话吗?」我问。「是!但我…很怕!」盈盈说。「你过来摸摸它,就不会怕了!」我说。盈盈很羞的望着我,伸出发抖的手摸在我的龟头上,一只冷冰冰的小手摸在 阳具上刺激令它马上慢慢的挺起,刚才在吸奶过程中我已经把欲火抑压住,现在它如释放的鸟不受任何抑压之下,很快在女孩面前挺了起来。「用你的嘴巴亲亲它!」我说。盈盈很无奈把嘴唇印在我的龟头上,这一下龟头和处女嘴唇的接触,简直让 男人消魂极了!「用你的舌头舔一舔它!」我命令的说。盈盈伸出一条小小的舌头,很害怕的在龟头舔了一圈!「盈盈张开你嘴巴把它含在嘴里!」我说。盈盈张开樱桃小嘴然后勉强的含着我的龟头,望着她的小嘴含着大阳具欲 火突然狂升,我感觉全身发烫很想把阳具顶进她的嘴巴!如果她的桃源洞也是这般小,那就更舒服了!盈盈的表情好像很难受似的闭起眼睛像吃喝苦药一模一样!龟头给盈盈生疏口交技术下碰到她的牙齿却带来了一点点痕痒的痛这种 感觉是舒服的,因为心理上得到她的第一次!盈盈含了片刻差不多已经吞下了一大半阳具把盈盈的口塞得满满的,实 在很满足呀!我拉起盈盈到床边。「盈盈只要你肯乖乖听我的话,我会叫你母亲多疼你,刚才你看见我和你母 亲在房里做什么吗?」我问。「我看见!」盈盈脸红的说。「我和你母亲在房里做什么了?你告诉我!」我说。盈盈想了一回,脸红着大胆的说了。「校长!您在吸我母亲的奶!」盈盈不好意思小说说。「对了!只要盈盈你听话,校长我会买很多东西给你,我会让你成为学样最 神气的学生下次开学让你当班长,我会让你有好的成续知道吗?」我说。盈盈听我讲了后很开心的笑!「那你会听我的话吗?」我问。「校长!我会的!」盈盈这趟很快的应了我。「盈盈!如果刚才我吸不够你母亲的奶,你会怎么辨呢?」我问。「校长!但我没有奶!」盈盈害羞的说。「如果我想吸没奶水的奶呢?」我淫笑的问。「那…就…吸我。的吧。可以吗。?」盈盈鼓起勇气的说。「嗯…你是处女吗?」我问。盈盈勐点着头!「如果我现在想吸没奶水的奶呢?」我再一次的问。盈盈听了很紧张的用手扭着衣角,不敢正面望着我!我把手慢慢伸到盈盈的胸部,我可以感觉她看到我的手很惊吓但又不敢逃 避的,像等待行刑的囚犯一样头额上不停的流汗!我的手终于摸到盈盈的奶上,发现这个嫩奶也不是很小且够弹力用手揉着 它有一种柔软的感觉,更享受的看着盈盈那却拒还迎的表情!揉了几下盈盈的脸红了起来而且加重了唿吸声!「盈盈…把衣服脱了好吗?」我问。「这…!」盈盈开始解开她衣上的钮扣!—粒一粒的解你终于把身上的钮扣全解开了!「快打开衣服给我看看!」我说。盈盈很无奈的把上衣慢慢的打开,终于让我看见她嫩小的乳房!「盈盈把胸围也脱了!」我说。盈盈双手到背后把乳罩解了,然后很害羞的胸围慢慢的拿开!一对嫩小的乳房和两粒粉红色的奶头在我面前,这是我最喜欢的奶头忍不 住把嘴亲在奶头上,另一只手轻轻扭弄着另一粒奶头!把盈盈的乳房放在乳房上揉着用舌头挑逗嘴中含着的奶头渐渐发觉盈盈 的奶头已经挺起,发涨而硬了!「嗯…校长…你舔…得我的乳…很痒呀!」盈盈心慌的叫着。「盈盈!你的胸团也是很旧了,想不想买一些名牌的呢?」我问。盈盈听了很开心的望着我!「校长!您是说买那个女明星拍广告穿的那种款式?」盈盈惊吓的问。「是的!只要你喜欢听话我一定买给你。」我淫笑着说。「谢谢您了!校长!」盈盈开心的叫。「那你会完成你母亲未完成的工作吗?」我问。盈盈听我问她会不会代替母 亲未完成的工作,脸色即刻呈现一片紧张透红色!「校长…您是…说…要…亲…我…这里…?」盈盈慌张的指着下体问道。「嗯…!」我点点头答。「校长…您不怕……不…卫生…吗…?」盈盈害臊的问。「不怕!你下面现在还会痒吗?」我舔着她的乳头问。「校长…我…是有…点…痒。!」盈盈说。「盈盈你平时试过有这种感觉吗?」我问。「校长…我试过很多次…!」盈盈脸红的说。我的手一直揉搓盈盈的乳房和扭着她硬起的奶头,她那平滑的小腹和细腰和弱不禁风人的小山丘,使我爱不释手!「什么情形之下你会出现这种感觉呢?难道是你男朋友?」我问。「不是!我没有男朋友,是我曾经看到父母亲他们。所以…!」盈盈羞着说。「那你接着怎么样去解决痕痒呢?」我紧张的问。「校长!我是用…手…摸……这里…!」盈盈说完害臊用手遮着脸。看着处女的羞怯表情,是人生一大快,当我的手从盈盈的裙底摸上去,她身 上传来的颤抖更叫人血脉沸腾!「盈盈!你想替你母亲做她未完成的事吗?」我问。盈盈仍用手遮着脸孔,只是点头的答应我。「盈盈…那我脱下你的裙了,好吗?」我问。「嗯…!」一种似有似无的回答,奈人寻味!我将她的裙扣松了拉下一条小拉炼,这条拉炼虽然很短但我的心却跳得很 急,这条并不是普通的拉炼,是处女的拉炼我知道只要我一拉,我就是她的第 一个男人,这一份的满足感实在难以用笔墨来形容呀!裙子脱掉之后是一条女孩的内裤,内裤上没有任何通花或蕾丝之类的只是 普通一件洗了不知多少遍的烂内裤,但穿在处女的阴户上却身价百倍! 我的发现内裤已经是湿透,阴户正向想挣脱内裤的束缚!对!身上的束缚是不该这时候拥有的!「盈盈!我脱下你的内裤等会也买一些新的给你好吗?」我问。盈盈在矜持下不作回答!「不答应就算了!」我们装不高兴的说。「不!」盈盈紧张一个不字脱口而出!「盈盈!那你自已脱吧!」我套着自已的阳具说。盈盈的手从脸上拿开,看见我在套阳具,脸上露出惊慌之色然后慢慢把身 上的内裤脱下!「校长!你会用这个…插…我这里吗…?」盈盈低着头问。「盈盈!你想我插吗?」我问。「校长…我真的很怕!」盈盈说。「别怕!快把你的内裤拉下来!」我催促盈盈说。终于!处女之宝呈现在我面前,只差盈盈没说出任君品尝!窗外突然下起大雨,此刻房间好像变成往日电视所看到的片段每当女主角 被破处,总有一场大风雨出现而现在我正是片中的男主角,只不过少了一些闪 电行雷之声我发现原来我很适应拍这类影片,因为我临危不乱!我望着那少数阴毛的处女穴马上分开盈盈的双腿找寻那粒不见天日的嫩 豆,拨开两片嫩红花瓣终于看到一粒小小的花蕾!盈盈的阴穴不曾有异性的手摸过,她的阴穴被我这一摸淫水马上涌了出来,她的双手不是揉搓自已的乳房,而是紧紧的捉着床单!我忍受不住那粒嫩豆的引诱马上伸出了舌头用舌尖轻轻挑逗嫩豆,然后 把嘴唇也一起贴在她的阴唇上,最后把她的阴核藏在我的嘴里。处女始终不会享受,只会觉得痕疗和不习惯,身体不停的扭动口中除了一 直喊着不要或痒之外,还有一些粗暴的唿吸声!我扑上去盈盈的身上把我的阳具贴在她芳草之地!「校长!你下面那个…很烫…很不习惯…可不可以…拿开。?」盈盈说。「盈盈!你下面不是很痒吗?」我亲着盈盈问。「是……但我……不会讲…嗯…!」盈盈满脸通红的说。我强行分开盈盈的双腿,然后把龟头贴在挑源洞口,接着把腰力一沉慢慢 将龟头藏在她城门中!对!蓬门今始为君开!「啊…校长…你真的插…进来…啊…我…啊…痛…很…烫…!」盈盈嘶叫的 喊。我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除了给盈盈语言上安慰,其它的我也不管了现在只 想完成最后一步====破处!「盈盈!只要过一阵子就不会疼痛了,你先忍着!」我说。我狠狠的一插,终于把盈盈的处女膜给插破了,一阵满足感涌上我心头这 时候那一阵珊珊来迟的闪电和雷声也到了!一切已成为事实!盈盈流下的眼泪也是事实!「啊…痛…死…了。!」盈盈哭着说。「盈盈过一会就不痛了!」我说。「啊……还是很痛呀!」盈盈用手护着小腹喊说。「过一会就不痛了!」我充耳不闻的继续狂抽!我拼命发动一次狂抽,最后不慎把浓精射到盈盈的体内!我躺在床上喘气,阳具吐出白沫后也软了下来!最后我陪盈盈买了一些物品就送她回家!第二天我在校长室里打文件不小心扭伤了手指,这是不祥之兆呀! 「请问你是马小仁校长吗?」几名男仕说。「我是的!」「你现在涉嫌一宗强暴女生案,现在未必事非要你讲但你所讲的一切将会 作为呈堂证供,明白吗?请!」一名男仕说。我听了之后如睛天霹雳,怎么会这样呢?我望着冷如霜的张老师和校花佳佳与文文,感到一片无奈!为何?为何?我的计划会遭破坏呢?我不明白呀?当我步上警车的时候电话响了!他们让我接这个电话「校长!我不是故意的!昨天我回家小腹疼痛由救护车送到医院医生检查知道我是阴道破损发炎,最后是医生报警的!对不起!」盈盈哭着说。「盈盈!我不会怪你,我只怪我有一条大阳具和祖宗的风水穴!。
上一篇:风骚女大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