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人小说 > 正文

跟好朋友的一夜情

作者: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0-09-23
故事是这样的,我是一家企业的会计,主要负责凭证的录入,跟跑跑税务之类的。也就是最普通会计应该干的,日子天天很反覆,由于不是出纳天天见不到钱,只看到一堆一堆的凭证,日子过的很枯燥。认证,申报的日子开着公司的车,去国税局重复僵硬的动作。雪也是会计,他是负责报表一类的工作。也就是我把一堆凭证整理好了,交给她,她再把凭证里的内容生成报表简单的来说就是加加往里面添数。财务报表好了之后她再给我,我再去跑税务,去申报。日子真的很枯燥,都是小会计,不能参与企业的经营决策,不能跟着老板出去吃个饭办公桌里面的支票本,填多大的数都行但那也不是你的。幸亏是商贸企业的会计,不用搞什么成本核算,我们只弄进销存(进项销项,存货)就可以了。由于是独立的办公室,虽说是独立但是不到十平米,就我们两个人月初月末的时候忙些,我把凭证给她,她做表她做完表,给我,我去认证发票,认证完发票,去报税。空闲的时候面对着桌面上的办公用品,有时候都有呕吐的感觉。当会计的,除了出纳抽屉里有钱,其他会计那里根本就没钱,想数个钱都没机会。不忙的时候对着电脑,聊个QQ,问问对面的她中午吃什么。今天中午给你捎饭,明天中午你给我捎饭,要么就是有时候一起出去吃。你喜欢看什么电影,我喜欢看什么电影,嗯。下载下来用笔记本看。说说雪吧,我跟她认识真的挺早的,我们处境很像。都是半路出家的会计,学的专业不行,然后就去培训机构学习会计,最起码艺多不压身嘛。当时考会计证的时候,碰巧是在同一个培训机构,由于我比她早去大概一个星期跟老师混的也挺熟。下课让个烟,一起讨论班上哪个美女漂亮。会计培训嘛,男的很少很少。她来的时候感觉这女孩挺瘦的,长得不丑,看着很顺眼。由于课程已经讲到会计分录了,前面她又是空白,我向老师主动请求我来教她吧。代价是两盒玉溪,一顿晚饭。从最基本的会计原理,一直带到会计分录讲完,工贸企业的会计核算的时候她算是跟上趟了。她挺感激的,有时就一起聊天,吃饭,虽然我是色狼,但跟他的关系也仅限于好朋友没想打破层关系。由于会计证考试是一年四次,但是要考三门,鉴于会计电算化比较难老师奉劝同学们不要一次报考三门。先报会计跟法规,下个季度再考电算化。我没有听他的,在冬季第四季度,想试试去,竟然一考就过了三门。来年2月份拿的本儿。然后就不在那里学习了,也是开始找人帮着找个地儿去实习。师傅看我表现挺好,又教了我不少东西。工贸,商贸,避税,大都熟识了。向师傅请示,我自己想出去转转,练练手。换了一两家企业,到了这个商贸,本想做出一番事业,精通财务税务合理的帮助企业减轻税负。感叹道,三尺龙泉万卷书,上天生我意何如。唉!雪用了三个季度把会计证给考过去了。我跟她说,「不妨来我们这试试」她欣然答应了。没多久我们就在一起工作了。工作的同时,我是不停的努力,研究,在网上找关于助理会计师报考,注册会计师报考我正好都能考。对本来挺枯燥的生活,有了一丝曙光。业馀时间,每天都会给它们两个小时,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一年助理会计师顺利通过了。然后在网上继续留意注册会计师,由于刚考完助理而且一次通过,就想试试他妈的报注会试试吧,雄姿英发,不知天高地厚的报了六门结果自然惨痛,在此不多表述,从这时候我把注意力转向了她。女孩子不喜欢不解风情的男人,但是通常喜欢上进的男人。会计到了月初月末就意味着需要加班了,大批的原始凭证到我手中慢慢整理好,夜色中的明月都开始都哈欠了。快11点多了,我问,「雪,还不走吗?」「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事,刚跟个室友吵架了不想这么早回去,反正在这里有免费的网,你还能陪我会儿」雪说。「嗯,你继续上网吧,我这边快完了」,我打了个哈欠说。她过去泡了杯咖啡给我,「慢慢来,别急。」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基本把凭证整理完了。我说,「马上就完了,一会出去吃夜宵吧?」「好,好久没去了我看完这集就去。」说罢,冲我微微一笑。马上一点半了,我心里还在想这个老板怎么这么傻逼的问题,凭证也都整理完了。我站在她的背后看着她,怎么女孩也看这个?加州靡情啊!「喂,看到哪一季了」女孩下意识的摁了下老板键一想没别人回头看了我一眼,「吓我一跳,你弄完了先说声啊,看到第三季了」「恁(同你你们)女孩也看这个?」「怎么了啊,挺好看的不过那个经纪人光头身材好差劲,不是很喜欢他,hank挺不错的虽然花点,但是始终把家庭放到第一位,开始也挺搞笑的他竟然跟他前妻的未婚夫的女儿在一起那个。越看越感觉这个男人挺可怜的。」「再给你推荐一个,叫做斯巴达克斯,比这个唯美多了帅哥美女比你看的这个还多。」「嗯,那个我在下载着呢,你看看,打开迅雷,血与沙诸神竞技场……」「你一个小闺女,怎么这么爱看这东西啊」「室友带的呗本来看的挺恶心的,然后找个不恶心的看着玩最近那个宫锁心玉也挺好看的,你看了没?」我把目光移向电脑看着世界之窗浏览器下面显示着,三级性戏观- sexin……一把抓过鼠标点开浏览器「贤,你干嘛啊?」「我看看……晕,真没外人这帖子我发的,你在这个链接里下载的?」这妮子明显脸红了,强调的说了一句「又没下别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算了算了,你赶紧看看完吃夜宵去。」我说。「这集后面内容是什么啊?」她问。「我哪知道啊,我光发链接又没看过。」「那过来一起看啊」没多久这集结束了,她的小脸儿在白炽灯下一会红一会白的。出去吃饭了,这么晚只在街边的小摊上,八宝粥麻辣烫。吃完了。有意无意的走着,看着她窈窕的背影,心里泛起了阵阵的涟漓。挺晚了,两点多了,明天不上班,但是也已经两点多了。我试探性的问了句,「雪,明天打算怎么过」「睡觉,睡到自然醒困死我了,但是我现在不想回宿舍」之后边走边聊,了解到了。原来合租屋里有三个人,姑且称之为ABC,ABC关系都不错但是有一天A的笔记本不知道为什么跑到了B的箱子里。而且B就是雪。简单的来说就是被诬陷了,A也觉得不对劲,B也觉得不对劲B跟C反目了,A跟B也反目了。而且还不好解释,所以都反目了。「原来是这样啊,你这两天现在我那里住吧,我租的地方空间够了就我一个人,上网不要钱,租金也不要你的。」「谢谢啊!」怪不得这妮子今天到这么晚才跟我一起下班啊,原来是不想见室友。人心难测啊。一会儿,便到了我的屋子里,「你在卧室休息吧,我在客厅睡沙发笔记本电脑给你,如果无聊就玩会儿,洗刷用品很干净我没病上厕所的时候纸别扔到马桶里,容易堵洗脚的话用那个蓝色的盆,如果还饿的话有方便面,饮料只有可乐跟白开水。」说着,我把笔记本跟无缐网卡给了她。看着她的眼睛,有些朦胧。「谢谢你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去洗刷了。」现在的女孩子真不客气。我抽了根烟,打开台式机,随便的看了看,心想,反正笔记本上没A片她应该当我是个正人君子,哇哈哈。没多久,她洗刷完了,会屋子里便休息了。我关上台式,找了两条厚毯子,只穿着内衣也去会周公了。夜半,起夜去厕所,上完厕所。迷迷煳煳的便睡着了。次晨,迷迷煳煳的睁开眼睛,看着一双妙目瞪着我。我笑道,「雪,起床了啊,几点了?」「你看看你在谁床上?」「我床上啊!」「你应该在你床上吗?!」「我不应该在我床上吗?…………我不应该在我床上啊。小姐姐我也不知道」我做可怜状,「我真不知道,我昨天起夜上了个厕所之后我可能摸错床了,对不起啊。」「看你羞的,这么大的老爷们儿」说罢,她低着头轻轻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勇气,难道真没把我当外人?看着她的脸慢慢的红了「大美女咱俩谁羞啊,谁脸更红啊?」「去死,你个大坏蛋。」「看着你平时这么冷,这么孤傲,没想当你的bar是黑色的,这么性感啊!」她下意识的摀住了自己的胸口摀住别的地方就肯定露出其他地方,女人不好当。「真瘦啊」我完全是以老流氓的口气说的,更流氓的是眼神。「姐姐的腰一尺九」也不知道她是在显摆还是在干什么,我下面早就硬的不行了。看着她那纤腰,酥胸,我就算是个太监,我也得勃起了。「我能看看你嘛」她看我说的真诚,她便坐的离我近了一些。我仔细的看着她,清晨醒来,眼睛很朦胧,腰肢舒展胸部有一个很完美的曲缐。她低着头,默默的接受着一个好朋友的审视,我忍不住用手抚摸着她的酥胸她身子勐然一颤,开始又像逃避随即便静止了下来。我看着她的眼睛,她也看着我的眼睛。我轻轻的把她揽进怀里。仔细的打量着犹如上天给我的礼物。我搂着她的后腰,嘴唇逐渐的往她嘴上慢慢靠去,她闭上了眼睛默认允许我这一切的动作,简单的吻甜美的舌,轻轻的喘息。在此同时,我另一只手加大了抚摸乳房的力度,舌头从嘴唇转移到了玉颈。她轻轻的呻吟着,似乎已经完全享受了这一刻的美好。我牵引着她的小手,放入了我的胯下,其实早已硬的不行。她轻轻的套弄着,我用力的亲吻着她的乳房,看着胯下那血色慾涨的肉棒在她的眼睛中我看到了惊讶。我让她平躺在床上,抚摸着她纤细的身体,轻轻扒开了属于我们的芳草从用手慢慢的按摩着阴蒂,手指插进了阴道其实这个时候她下面早就汁水淋漓了。随着喘息声跟呻吟声逐渐的加大,腰肢也开始不规则的扭曲。她闭着眼睛承受着这一切。肉棒早就按耐不住,她下面水早已泛漤,话不多言一插到底,我在她身体上面耕耘着一块甜美的土地,她搂着我的背嘴里发出最原始的诱惑,一声一声的叫喊,充满了这温馨的小屋。我扶着她跪在了床上,进行了老汉推车式,一次又一次勐烈地撞击本来还是用两只手撑着床,就直接变成趴在了床上一次又一次的抽插,阴道中的白浆全部粘在了我的肉棒上。就在机械式的抽插中,她的身体突然抽搐了起来。高潮来了。我们换回了原来的姿势,身体下的她早已是香汗遍体。我轻吻着她,抽插着她,一起享受着属于我们的美好。肉棒已经快要超负荷工作,但是仍然每次都捅到花心内部,大大肉棒填充着他紧紧的小穴小穴再一次紧紧的收缩,我忍不住对我这巨大的刺激急问,「可以吗?」「可以!」圣旨也不过如此,如逢大赦的我。在她的体内发出一股有一股的热浆。在此同时,她又一次高潮。而后,我们相拥而眠。起床,吃饭,她对我甜甜一笑,「看你挺斯文的,没想到是个大坏蛋」我说「不当坏蛋好多年了,你想听我光荣历史?」「来吧今天晚上还能在你这睡觉吗?」「先把房租交了!」。
上一篇:可怜的室友
下一篇:催眠幻想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