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人小说 > 正文

可怕的诱奸事件

作者: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0-07-27
……事件发生在半年前。当时的比吕再幸福也不过,每天过着既平凡又祥和的大学生活,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身边有个支持他的亲密爱人——读同一所大学的‘木下小百合’ 。一个是向往帝都艺术大学的前卫‘艺术’而决定进入戏剧系就读,一个则是靠奖学金读书的穷苦学生。小百合与比吕的境遇不仅天壤之别,就连个性也大不相同。小百合活泼开朗且交友广阔,而比吕却不擅交际,终日埋首于摄影世界中,孤僻到几近目中无人。不过,也正因如此,比吕宛如渴望阳光一般,深深被小百合所吸引。两人在其他学系举办的联谊活动中邂逅,当时比吕被同为摄影系的友人硬拉去充数:“喂,那边那位仁兄!你好像从刚才就只顾着吃东西,吃相好大方……不可原谅!这对我们女士简直是一种侮辱嘛!”这就是小百合对比吕说的第一句话。比吕果然将这句半玩笑性质的话当真,硬着头皮加入不习惯的嘻闹场合,意识到时,发现自己已经对小百合一见钟情了。于是,从联谊的隔天起,比吕便勤劳地往来过去未曾踏入的戏剧系大楼,开始对小百合展开攻势。“你知道死皮赖脸法吗?像这种情况,应该先从发简讯开始才对……啊,对喔,我忘了你穷得连手机都买不起!”小百合毫不拐弯抹角的干脆,让比吕格外高兴。“真拿你没办法,看在你长得还不错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跟你交往好了。不过,我讨厌穷光蛋,你要快点成为替女明星或演员拍裸照的名摄影师,要变成有钱人才行!”或许是败给比吕的死缠烂打功吧,小百合终于投降地这么说完后,两人从此开始交往。对比吕而言,小百合应该算是他的初恋。未有女性经验的他对小百合的要求仅止于柏拉图式的亲吻来看便可得到证明。然而……悲剧突然降临。某次约会途中,两人当街被一群陌生男子挟持,结果小百合在被五花大绑的比吕面前遭到轮奸。那场悲剧事后成为比吕挥之不去的梦靥。阴暗而空荡荡的仓库,三个男人凌虐小百合的场景……。“嘿嘿嘿,既然是处女,嘴巴应该也是第一次放入这个才对。喂,吃下去!”“笨蛋!说不是人家是个口交有职业水准级的处女呢。哇,嘴巴含住阴茎后,这里马上就收缩起来了。好淫荡的处女喔,这家伙!”“不错嘛,连嘴巴都是处女,真让人兴奋。那么,第三个处女嘛……就插到这个微徽颤抖的屁股洞里吧!”于是……小百合同时被三根肉棒插入。这只不过是凌虐的第一章。阴户和肛门自然因肉棒的插入而吞下精液……之后,男人们继续变换体位,各自交换洞穴的插入与射精……结束后,甚至还用剃刀剃去小百合私处的阴毛做为强奸的纪念。“喂,男朋友,你要感谢我们喔。除了阴部以外,嘴巴和肛门都可以用了,想做什么体位大概都OK了吧,嘻、嘻、嘻!”凌虐者们一阵哄堂大笑后扬长而去。仓库内只剩下全身布满精液、两眼无神的小百合,以及身体被五花大绑、嘴巴被塞住、眼神无比憎恨地目送男人们离去的比吕。一段时间之后,朝墙壁磨擦绳索,总算让身体恢复自由的比吕,飞也似赶到小百合身边,可是……。“讨厌……讨厌……不要靠近我……不要碰我——!”“小百合……对不起……!”“为什么我会遭此不幸……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小百合拒比吕于千里之外,似乎将自己身上发生的悲剧完全归昝于他。比吕除了道歉还是道歉。他非常自责,后悔自己当时没能坚持到底,一直陪伴在她身边。比吕虽然把小百合送回住处,但或许是承受不了小百合心痛的模样,在说完‘我明天再来’这句话后,便离开了现场。可是……小百合的‘明天’并没有到来。因为那天晚上,小百合从自己居住的公寓一跃而下,自我了断了生命。比吕最爱的人——小百合,就这样香消玉殒。悲伤至极因而自暴自弃的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报仇……。为了替小百合报仇雪恨,比吕拼命寻找那些强奸犯。可是,小百合的双亲却碍于女儿的名誉并未向警方提出告诉,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于是,彻底绝望的比吕开始过着无精打采的生活,也不再到学校上课。正当他宛如行尸是肉般,在与小百合一起被挟持的街上游荡时,那个男人出现了。“维然由我这个受社会唾弃的流氓来说很不恰当,不过说实在的,你的眼神真的很颓废!”男人名叫黑田,是非法集团‘剑圣会’ 、也就是所谓黑社会的老人。※※※这就是比吕土不如死的痛苦回忆。比吕紧咬着的下唇不知何时渗出了血丝,与小百合遭到凌虐时唯一能做的情形一样。(救不了小百合的我……连报仇雪恨都办不到的我,没有权利追随小百合自杀,也没有资格忘掉一切重新开始。)比吕躺在床上朝天花板伸出右手,仿佛扭住某人的脖子一般,不断抓了又放,放了又抓。(所以,我要用卑鄙的手段侵犯女人……让自己彻底堕落。然后……。)这时,比吕对那份‘工作’已经不再感到迷惘。※※※“嗯?比吕同学,你怎么了?嘴唇下面有破洞喔!”“啊,伤口吗?这个是在热吻的时候被对方咬的!”“什么——!热、热、热吻……昨天明明没有看到……这么说对方是这个公馆里的……美树?丽华?还是禁忌的对象……!”“骗你的啦!其实是刚才刮胡子时不小心刮伤的。吓你一跳对不对?”比吕来岛上后的第一个早晨,从与小枫的这般对话开始。“答错了——!我干嘛吓一跳,你在哪里跟谁接吻根本就不关我的事嘛!”“意思是,就算跟你接吻也无所谓罗?那么,我们现在……!”“笨蛋笨蛋!你明知故问!是开啦!变态!”这段对话因美树插了一句‘你们两人感情已经这么好啦’,让小枫面红耳赤而终告结束。美树说的没错,比吕确实试着和小枫开玩笑想拉近两人的距离,不过这并非出自他的真心。所有行为都是凌虐第一号猎物:小枫的准备工作。为了达到目的,比吕必须尽量和小枫频繁接触。这对在这座毫无娱乐可言的岛上、以往只有美树这个说话对象的小枫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在比吕从事名目上的工作:拍摄岛上风景的期间,她都会兴冲冲地尾随在后。现在亦然,比吕正在可以眺望到部分岛景的公馆阳台上架设相机,而小枫就在他的身边。“比吕同学,听说你是大学生。好好喔,哪像我,头脑又不好,只能读专科学校,我好羡慕你喔!”“没什么好羡慕的,我……对了,你对目前就读的学校有没有不满的地方?”“这个嘛……比较难以适应的应该是校风吧,迟到或缺席学校都不会骂,这点满令人不满的!”“大学也一样。不过话说回来,被骂的人若换成是你,你大概也会不满吧!”“哼,反正我就是任性,你想怎样!”小枫嘟起嘴,一副不讲道理的模样,顺便还轻轻踢了比吕一脚。“哇哇!好过分喔,小枫。你害我现在拍的照片都歪了啦!”“什么嘛,不过才一张而己,跟我受伤的少女心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两人宛如感情融洽的兄妹档。这是比吕从吴树那里得知小枫是独生女的情报后,巧妙扮演‘大哥哥’角色的结果。毫不知情的小枫就这样掉入陷阱,天真地对比吕摆出妹妹的姿态,然后逐渐以异性的身分受到吸引。几天后,小枫开始抒发在岛上生活的不满。“唉——,为什么这座岛连一问卡拉OK都没有呢?有卡拉OK的话,我就可以秀一段独门特技:自创歌词的绕口令给你听了!”“美树做的料理很好吃,不过我偶尔也想换换口味……对了,例如洋芋片或杯面等,人家好吃对身体有害的垃圾食物喔——!”比吕每次都会安抚小枫,但内心却在痛骂(你能烦恼这种芝麻小事,也只有现在这个时候了。尽量烦恼吧……)。然后,某一天。难得没有小枫同行,独自一人在码头对面海岸散步的比吕,找到一个远看既是死角又不容易被发现的洞窟。接着,小枫的身影印入比吕眼帘。小枫不知道是玩海水还是跌倒,正裸着上半身在风干衣服,胸部小得连用力拧干胸罩的动作都不见摇动,从她的年龄来看,除非进行隆胸手术,否则前途恐将一片黑暗。“啊……比吕同学……”一段时问之后,看着小枫整理好仪容的比吕正想靠过去时,小枫先捕捉到他的身影并出声叫唤。“唉—,被发现了吗?这里本来是我的秘密场所!”注意到自己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之后,小枫试图振作精神回到平时的腔调,不过看来似乎有点勉强。不发一语在小枫身旁坐下的比吕趁机开口。“秘密场所吗……小小枫也有想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啊!”“……嗯,因为一来到这里,所有讨厌的事都会烟消云散……啊,你好过分喔!小小枫是什么意思!居然连说两个‘小’字!”“抱歉,抱歉,我是无心的……不过,你说你有讨厌的事,是什么?”“与其说讨厌,应该说不安比较恰当……啊,可是……!”“不想说就别说,我只希望能够看到平常那个如过动儿般活泼开朗的小枫!”心情有点低落的小枫完全被比吕不知从哪里拷贝来的甜言蜜语唬得团团转。“你好温柔喔,比吕同学。虽然……今天说不出口,不过等我有心理准备时,一是会告诉你的……!”一股有别于平时嬉闹的温暖气氛,弥漫在两人之间,这时小枫有点唐突地问了比吕一个严肃而非玩笑性的问题。“比、比吕同学,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你有喜欢的人吗?”“没有……目前没有!”“目前没有……你是说以前有罗?难不成你被甩啦?”说到喜欢的人这个话题,比吕的真命天女永远只有一人。停顿了好一会儿后,比吕回答小枫的问题。“被甩还比较幸福,因为这样还有机会碰面!”比吕意味深长的答案在某方面带有几分真实,不过目的也仅止于吸引小枫的注意,更进一步取得信任。小枫掉进比吕设下的陷阱,误以为触及到他的痛处,于是一脸歉意地道了歉。然后,露出有点高兴的表情……。“不可以把洞窟的事告诉别人喔,因为从现在开始,这里是你和我两个人的秘密。来,勾勾手……约定!”两个人的秘密……小枫的话和孩子气般勾小指发誓的行为有着无比的纯情,这份纯真的感情即将惨遭对方无情的践踏。※※※“……听丽华的报告,你们似乎已经很要好了。差不多该进行第一阶段了吧?铃森!”在黑田的一声令下后,比吕算准时机开始对第一个‘工作’发动攻势。首先,他告诉小枫自己今天想集中精神摄影。(如此一来,在佣人美树忙得不可开交的傍晚时间,没有我做伴的小枫应该又会去那个秘密场所才对……。)接着,趁着太阳还没下山,他先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黑田准备的黑衣黑裤放入摄影器材箱内,然后再度离开公馆。除了衣服之外,照相器材箱中还有黑田给他用来蒙面的头套。(第一阶段还不要我曝光……吗?看来这个“工作’真是卑鄙到极点、不过,对我这个执行把算是仁慈的了!)回想起前几天试穿衣服与试戴头套时,自己在镜前的那副蠢样,比吕不禁露出自嘲的笑容。在海边发现到沙滩上残留着小枫独自前往洞窟的脚印后,他躲到岩石后面开始变装,然后……。“……咦?你、你是谁?比、比吕同学吗?”比吕蹑手蹑脚地接近洞窟,并在现身的刹那间才发出脚步声,这种狡猾的作法无非是想让小枫多一点强烈的冲击。“不、不对……不是比吕同学……你是谁!怎么戴那种、奇怪的东西!”(不,不会错,我就是不折不扣的铃森比吕。只不过,不是你口中的那个比吕同学。)小枫虽然语气强势,但蒙面男子的出现还是吓得她一步一步后退。比吕无须急着靠近,因为小枫若是想逃,也只能朝他的方向前进。正因如此,他才选择洞窟这个退路受到限制的场所。很快地,小枫也注意到此点,并在下一瞬间全力朝比吕冲去。不过,这早在比吕的预料之内,他朝冲过来的小枫甩了一记耳光。“啊!好、好痛……骗人……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恐怕在她过去的人生中,从未被他人如此对待过吧。巴掌本身的力道并不大,但小枫却因为精神上的打击而跌坐到地面。比吕与小枫恰巧相反,由于自幼便饱受毫无道理可言的暴力式管教,因此在看到这种反应时心理就有气,明知已无必要,他还是卖弄地再度举起手。“不要,别再使用暴力……求求你……!”“暴力啊……好吧,我不会再使用你害怕的暴力了!”比吕出乎意料地这么说,故意发出对喉咙负担沉重的低音。小枫也一脸错愕。“不过,我会使用报纸社会版写的那种‘性侵害’的暴力喔!”比吕在小枫会意之前倏地强吻住她的唇。“嗯—!嗯——!讨、讨厌……舌、舌头不要进……呜——!”这是小枫生疏的第一个热吻……不,应该说口腔受到侵犯比较贴切。对方正在蹂躏她的舌头,吸吮她的唾液,而她也啊下了对方的唾液:“……怎样?被陌生男子亲吻的感觉如何?”“讨厌……我讨厌这样……比吕同学,救命……!”“比吕同学?男朋友吗?那么,你尽管把我当作是他,这样会比较轻松喔!”比吕装蒜地边说边扯开倒卧在地面的小枫的罩衫,力道之大,根本无视于钮扣的存在,然后一把抓住被粉红色圆点花纹胸罩包覆的乳房。“啊……不要、住、住手……不行……!”“喂,你以为我喜欢捏这种小到几近可怜的乳房吗?听说小胸部的触感不错,这种论调果然是摸不到波霸的自我安慰罢了!”对胸部大小极为在意的小枫,眼里的敌意在比吕将裙子大胆撩至肚脐上方,露出与胸罩相同剪我设计的内裤后,瞬间立刻消失无踪。“不、不要……别看……放开裙子!别碰我!”小枫的央求比吕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他目不转睛地观察内裤的每一条皱褶,并将碍事的裙子整个往上撩,然后使劲摩擦食指,让内裤的布料陷入私处的裂缝中。“嘴巴上讨厌,但那里却已经湿答答了……看来这是男人一厢情愿的说法、虚构的幻想世界。不过,就算如此,情况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比吕不让小枫有丝毫抵抗的空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脱掉她的内裤。暴露在洞窟入口吹进来的海风中与戴着头套的比吕面前、还未被男人洗礼过的,不用说,当然是小枫那自浅薄的阴毛长出后便弯曲,曝光过的女性象征。“啊……怎么会这样……被看到了……被看到了……!”由于打击太大,小枫的心开始逃避现实,瘦弱的身体也失去了力量,比吕改变姿势从复方抱起她让她坐在膝上时,依然毫无反应。可是,比吕不容小枫如此。他以根本谈不上是爱抚的粗鲁动作,将手指硬是插入他紧闭的秘缝中。“啊——!好痛、好痛!住手——!”小枫因痛楚而回到现实时,耳边立即传来比吕的低语。“那你教我怎么做好了。本人的话,应该多少会知道一些让自己舒服的做法吧?就算是处女也知道怎么手淫才对!”“那、那种事我不知道……啊、好、好痛!别扯!”“是吗?真可惜。如果你能透露一些女孩子手淫的情报,我或许会得到满是不再进一步做下去也说不是喔!”小枫再笨也明白这些话根本不是以采信。然而,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之光乃是人性的弱点。“呜……自慰的时候……手指在内裤上轻轻游动……只有在高潮时才会直接……偶尔也会轻轻触摸阴蒂……!”“真的吗?明明有放手指进去还狡辩,说不是连按摩棒都用了!”“没、没有!我只有在晚上睡觉前想到喜欢的人时才会做!”“噢……比方说,像这样吗?”比吕的手指突然一改先前的作风,温柔地袭击小枫的私处。尽管自慰的告白出于强迫,但一回想起当时的感觉,小枫还是情不自禁地发出与拒绝有天壤之别、几近呻吟的娇喘声。这种反应正合比吕之意。“噢,看来你已经开始兴奋了。那么,你也把这家伙想成是喜欢的人的……刚才说的那个比吕同学的东西收下吧!”比吕把小枫推到地面后,在她面前迅速掏出凶勐的肉棒。生平第一次目睹到从长裤拉练缝隙中跳出来的男性器官,小枫顿时被它的丑陋模样吓得倒抽了一口气,然后理所当然地提出抗议。“为、为什么……!不是说只要告诉你手淫的事,你就会满足了吗?”“你太天真了。凡是正常的男人,童贞者另当别论,只要一听到这种告白,不仅无法满是,甚至还会有想侵犯的冲动!”事到如今,羞辱的话语已无用武之地。比吕举起小枫的双脚,将自己的硬直抵在尚未湿润、且亦未做好性行为准备的细小裂缝上。不过……说到尚未做好准备,其实比吕的心也半斤八两。“呜……呜……这个时候怎么……!”一股呕吐感突然朝比吕袭来,原因大概是被强迫目睹小百合遭强奸的光景,导致他对性行为产生强烈的伤痛,进而有排斥感吧。“不要,人家的第一次不要这样……不要、不要!”小枫的尖叫令人联想到当时的小百合,比吕痛苦不堪。“住口。不准大声嚷嚷!可恶,连这种小事我都……!”比吕闭上眼睛拒绝再看哭闹不已的小枫,一面拼命维持眼看就要萎缩的阴茎,一面勉强自己继续进行。(现在就算不侵犯这女人,小百合也不会复生的!)嘶……嘶……。执意终于战胜伤痛,比吕的肉棒冲破小枫的处女膜了。“唿……哇,果然出血了。这么一来,你就脱离处女之身了。阴部第一次被阴茎插入的感想如何?”“好、好痛苦……痛死了……好恶心、啊……!”“高兴点。你这样用力收缩夹得我好舒服,为了表达我的感谢之意,我会在体内射精的。顺利的话,你说不是第一次就会怀孕喔!”总算克服了身体的拒绝反应,比吕乘胜追击,进一步口出恶言,并决然地身体力行,对小枫进行体内射精。“啊……啊——、出来了……有一股热流……这是……不要——!”小枫一面尖叫一面陷入半昏迷状态。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混着处女血液的粘稠精液从小枫双腿之间溢出的光景,已完全被比吕手中的照相机……也是黑田所准备的镜头捕捉住了。“拍照留念吧。表情快乐一点嘛,这可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喔!”一生只有一次的破瓜之痛被烙上悲惨的记忆,小枫不绝于耳的抽泣声被冷冰冰的快门声掩盖。冷冰冰的,还有比吕头套下的眼睛。这一切毫无成就咸可言,机械般的手指不断按下快门。
上一篇:地下室的秘密
下一篇:蹂躏女刑警中